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向盧重匡同學及學苑候選編輯致謝

解說:《再度向學苑致敬》引來了《學苑》候選編輯的回應,出版《論盡學苑七宗罪》,圖(漫畫)文並茂,是不錯的作品。既然對方作出回應 (其實是在我意料之外),我也應給予回覆。盧重匡是陳一諤競算會長的對手,我既然是陳一諤的一方,於是也順便嘗試曲線替他助選。反正在《向學苑致敬》中已有抽盧同學水之先例,再抽亦無妨。文中的陳秀勤是當時的《學苑》候選總編,之後當選,我們後來也成了朋友,現在回看這段歷史,也值一笑。順帶一提,這次的對聯式標題是我最滿意的一個。

 

昨無悔黃書一人 取劉禹鍚《烏衣》詞句

今含冤鐵證千字 從柳宗元《始得》編排

──向盧重匡同學及學苑候選編輯致謝

   昔得盧重匡同學的黃紙文章啟發,昨日復見其再現民主牆,加之以學苑新莊同時於民主牆和新刊《論盡學苑七宗罪》中為了公義,勇敢地對各種指控作出回應,使小弟對雙方皆心存感激,故再度為文一篇,以抒胸懷。

小弟從盧同學文章處所得到的啟發,在於為文章命題的方式。當日盧同學一篇《舊時黃謝唐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從民主牆說起》,黃紙數章,奪目非常。內容洋洋數千字,肺腑之言固然感動;但最於腦海揮之不去的,是其取《烏衣巷》一詩兩句而成的標題。這樣命題,典雅之至,故小弟在這篇和上一篇文章中也嘗試仿效。雖然小弟明白這點細節應無人在意,但既曾從盧同學身上得到啟發,便應致謝。

小弟之所以又再次回想起該文,其實也得力於學苑候選總編輯陳秀勤同學《學苑的立場是甚麼?》一文。不知這是否港大的優良傳統,同被質疑與「老鬼」有所聯繫的兩位同學似乎都有讓文章標題和內容各自精彩的習慣。盧同學那在標題援引詩句的文章,縱觀全文皆與題目無甚關連;而《學苑的立場是甚麼?》一文,字數近千,亦只有尾二段提及過學苑的立場,甚有唐代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那只留三分一篇幅描繪西山雄偉的藝術性失衡美態。小弟自問文學修養遠不及兩位,故只能從盧同學的標題構思上稍為偷師,卻已覺獲益良多,實在不得不再一次在此致謝。

另一必須感謝盧同學的,是他讓小弟的文章有幸成為他一系列政綱的陪襯。昨日早上看見盧同學的黃紙大文再現,而他為了讓更多同學了解到他對學生會的遠大抱負,特意把包括小弟於二月九日發出的致敬文在內的一批文章移往民主牆的右邊角落,以騰出正中央位置貼上他的政綱讓同學們深切了解。小弟一看,實是如沐皇恩,能成為盧同學黃紙政綱的綠葉,已足以令小弟的文章升價十倍!盧同學連政綱的公佈也能如此充滿皇者氣派,實在是領導者的不二之選,小弟的文章能於旁邊的角落沾一點光,已感榮幸,實是感激不盡。

而對於陳秀勤同學,小弟也是抱持尊敬與感激之情。首先,小弟必須感謝陳同學能如此坦白地在民主牆上道出對成曉宜同學的感想:討厭。從文章結構看來,該句乃層遞句式,故小弟十分理解陳同學說討厭成曉宜同學其實只是為了在句末帶出她最討厭的東西為何物。但無論如何,陳同學始終是帶領了學苑新莊踏出了討厭成同學的第一步,故小弟深信同樣熱愛和諧的新莊諸位,必能如願以嘗,穩定地接莊,繼續把學苑的立場和精神發揚光大。故此,向來尊敬學苑的小弟,也要為學苑未來能有穩定的發展向陳秀勤同學道謝一聲。

此外,小弟須代表各位同學向學苑新莊致謝的,是他們為廣大同學著想,不計較尷尬的身份為我們報導重選消息的這一份熱忱。小弟深信新莊諸位必定是經過多重的內心掙扎,才作出此沉重而偉大的決定。而小弟深信,有了這一次寶貴的經驗,新莊諸位在接莊以後,即使再遇上任何尷尬事件,也能把之克服而為同學作出最公正的報導。所以各位同學們有福了,接下來的一年我們將能看到與以往不同的、不計較尷尬的學苑新聞報導,為此,先代同學向新莊諸位謝過。

至於《論盡學苑七宗罪》一文,讓小弟必須作出道謝的,是新莊諸位對真相的敢於揭露。現羅列如下:

1. 〈罪名三〉中首句「每屆學苑都由不同的編委會內閣組成,報導手法及編採方針有所偏差別在所難免」,「有所偏差別」五字看起來只是病句,其實暗藏玄機。小弟估計新莊諸位在撰寫初稿時是使用「偏差」的,但這不就成了對上莊大逆不道的譴責了嗎?故只好避重就輕地把「偏差」改為「差別」。然而,大概是因為新莊諸位的正義感強烈,在良心的掙扎下決定不刪去「偏」字,讓同學能清晰體會到他們夾於上莊與正義之間的強烈矛盾。這麼一句,讓我體會到原來世間仍有如此性情中人,實在感動。

2. 〈罪名五〉中首句用上「焯譽閣盧同學」六字,表面上並無特別,實際上是提醒了各位同學,即使盧同學聲稱在這次重選中會獨立進行競選,實際上還是一如以往,為焯譽閣的一員。小弟明白新莊同學的苦衷,明明希望揭露真相,卻礙於各種勢力,只能作出如此暗諷。但即使如此,小弟還是對您們的心意致以萬二分感激。

3. 〈罪名六〉末句「我們願意成為同學的喉舌,但絕不願意作官方喉舌」,似是回應早前各種指學苑偏袒焯譽閣的指控。這其實也暗中告訴了我們一個事實:焯譽閣早已獲得官方認可。如此敢於揭露黑暗的勾結真相,還同學一個公道,實在值得敬佩!

正因為新莊諸位是如此的正義,故此即使廣大同學都如他們於漫畫中所言,是瞎了眼的,也無需驚慌,因為有皇者風範的盧同學和任重道遠的學苑新莊諸位,將帶領盲目的我們,走向光輝美好的明天!盧重匡同學、各位學苑候選編輯,感謝您們!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

Advertisements

再度向學苑致敬

解說:寫於陳一諤首次當選、卻因他在選舉結果公佈前的投訴而重選,換言之是因他的投訴令他當選的結果無效,這荒謬的結果反映了當日的當權者為了不讓他當選而耍的手段。我對此深感不滿,適逢《學苑》又出選舉特刊報導重選之事,更讓我發現當時的候選編輯竟然未當選 (因首次選舉結果無效) 便已開始撰文,故決定以此大做文章。老實說,這其實是拖了那幾位候選編輯落水,回想起來也有點對不起他們 (我與其中一位現在也是朋友)。這是「致敬」系列首次開始有對聯式標題,這形式為以後所有同系列文章採用。這篇也是據小弟所知影響力最大的一篇,因為《學苑》候選編輯之後特意對此文作正面回應,更與其上莊劃清界線,埋下了之後在陳一諤六四風波中幹事會內務副主席 (即上莊《學苑》總編)攻擊《學苑》下莊(即當選的編輯)的伏筆。

 

《學苑》關於選舉無效的選舉特刊
DSC_0157

浮沉多時 因十三票得圖光復

上下一心 導數千人深作反思

           ──再度向學苑致敬

   因揭露真相而遭受口誅筆伐,結果被迫發出《嚴正聲明》的學苑諸位,即使在聲名狼藉的這一刻,仍不忘其為同學報導校園大事的責任,特地出版《選舉特刊》,讓同學掌握重選決定的來龍去脈,其堅毅不屈地貫徹自身理念的可貴精神,實在令小弟不得不再度為文致敬,順便對其極不欲見之選舉結果被推翻給以最衷誠的祝賀。

學苑諸位的立場堅定,是給予小弟再度為文動力的重要原因。從當日《特輯》中的「兩個內閣的當選人能否合作是一個問題,當選人會不會因其他閣員落選而放棄職位也是一個問題」,加之以整整兩頁對陳一諤同學或明或暗的批評,至《嚴正聲明》中的「我們不得不表明立場:……我們會一直揭露校園的黑暗,捍衛同學的知情權」,小弟實在不明白為何還會有人質疑學苑的立場。因為學苑的立場其實由始至終都十分清晰:陳同學是黑暗的,所以學苑絕不會支持。同樣道理,是次由陳同學獲勝的選舉一被推翻,學苑諸位便立刻印發特刊讓所有同學儘快得知,也是其貫徹一致的立場體現。

這樣的立場,從另一個角度看,是熱愛和諧、穩定的表現,是令小弟欽佩的另一原因。在上一篇致敬文中,已提及學苑諸位曾融化「穩定壓倒一切」的政治理念於特輯之中,其實這理念也正是學苑所堅守的立場。雖然當日屬革命派的陳同學當選,或多或少曾對學苑諸位構成打擊,但他們並未放棄對和諧與穩定的嚮往,故在因得到評議會十三人之助而得以平反後,便立刻發掘出大量該次選舉的「爭論點」,以引證那合乎期望的平反之合理性。能在公正的報導中如此堅守並表現一己之立場,學苑實在是開創大學學生報刊的先河,應為其他大學和專上學院的同類型刊物所仿效。

小弟其實早在學苑諸為發出《嚴正聲明》當日,已欲站出來再一次向學苑致敬,惜惰性使然,全無下文。但在細閱是次特刊的編輯名單後,被其熱心提攜下莊,薪火相傳的決心所感動,不禁再次動筆。即將卸任的學苑上莊,也許是害怕新莊知名度不足,又或是希望讓新莊體現「新人事新作風」的新鮮感,特意讓新莊成員陳秀勤、陳俊朗和姚青邁同學參與是次編輯。試問又有哪種方法,會比由這群因選舉結果無效波及學苑而失去「接莊」資格的同學去撰文報導是次選舉結果的推翻,更能讓他們幽自己一默,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故此,小弟深信經此一役,三位新莊同學必定會深入民心。學苑上莊如此用心良苦,實在令人感動。

縱觀特刊全文,體現了學苑諸位的因公忘私,令小弟更確定學苑諸位皆為關心校內時事多於自身的偉大之士。特刊把全部篇幅用作報導關於學生會中央幹事會和評議員的決定重選之上,為報導而鞠躬盡瘁得把「是次動議推翻了學生會於周末公佈的選舉結果」中的「結果」其實包括學苑新莊的事實抱諸腦後。這種以同學利益為重的精神,實在值得學習,故小弟深信同被忽略的校園電視諸位必會對此加以體諒。

可能是上次小弟那關於文詞謬誤的提醒引起了學苑諸位關注的緣故,是次特刊的失誤明顯地大幅減少,雖然仍有零星者可加以改善:

1. 首段「候選人因選票不足而不獲通過」為病句,可改為「候選人因選票不足而落選」。

2. 第三段中「商確」為錯別字,應為「商榷」。

可能是因為今次的特刊有充分時間準備和校對的關係,不論是在文句還是遺詞用字上皆有明顯的進步,實在可喜。

適逢重選將近,且讓小弟也嘗試貫徹學苑的立場和精神,代學苑向各位同學提出建言:這次重選是一次讓各位曾投票或沒有投票的同學們反思的機會,請各位認真考慮一下,哪位才是您理想的會長,是堅持穩定和諧的一方,還是以革命為名,引入左派勢力以引發禍亂的一方?曾經作出了錯誤選擇並不要緊,因為現在您有一次重新選擇的權利。以上苦心之言,是小弟嘗試仿效學苑,以作為表示對其敬佩之情的一種方式,勿怪。

學苑諸位能在面對各種壓力和抹黑下堅持自身的信念,有立場地為同學作出報導,絕對是一有良知的傳媒。小弟深信學苑諸位本著反對陳同學的立場,往後必定能以最高的效率和最快的反應繼續報導陳同學黑暗的一面。在此預祝未能接任就已開始撰文的新莊同學,能繼承上莊的理念,挽回學苑的名聲,並把之發揚光大。讓我們一同向學苑致敬!

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晚

向學苑致敬

解說:「致敬」系列的開始,事源一天晚上離開學校時,看到《學苑》的選舉特輯,由於當時和陳一諤已是相識,知他將會出選,故拿了一份來看。一看之下,只覺得憤怒和荒謬,不明白為何一個校園傳媒在報導學生會選舉時可以如此偏頗 (及後亦證明那不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也有很多人同意),也不明白為何作為文字傳媒他們的中文水平可以如此不濟。當晚回去就寫成了這篇《向學苑致敬》,翌日清晨張貼在民主牆上。根據我的記憶,這也是「致敬」系列在民主牆出現得最久的一篇,應該最少有三日。那份特輯我應是有一份在香港的家中,有機會的話遲些補上。

*選舉特輯內容已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補上

「致敬」系列的導火線:《學苑》選舉特輯

DSC_0154
DSC_0156

《向學苑致敬》

  有鑑於學生會選舉的到臨,學苑諸位本著身為「校內唯一文字傳媒」一員的責任,不辭勞苦製作選舉特輯,讓同學們能在投下神聖卻不能回頭的一票之前認清是次選舉種種傳聞的真相,其為同學服務之心實在令人敬佩。短短兩頁的特輯,橫面上回應一眾港大同學們的關注,達成公民意識的開拓;縱面上於新聞稿中加入多種文學元素,為此類文體的未來發展奠下承先啟後之功。

為與各位同學分享小弟心中的感動,請容讓小弟利用以下篇幅論證學苑此選舉特輯的貢獻和精妙。

學苑諸位對公民意識擴展的貢獻,源於其敏銳的新聞觸覺。眾所周知,是次選舉活動中陳一諤同學以「一人莊」的轟動性吸引了大部份同學的目光,相較之下另一邊焯譽閣的受觸目度則相形見絀。學苑諸位深明此理,能於特輯的報導中,以陳同學的言行為中軸,有效地引起早已對他充滿好奇的同學們的關注,使能循循善誘地令同學們學會如何關心身邊發生的大事,公民意識因而得以擴展。

而學苑諸位自身對於公民意識的實踐,則體現於其作為傳媒的良知。一句「有鑑於新聞道德以及內容對同學權益的影響,本報決定不公開(陳同學對改名一事的)回應內容」,相較於現今大眾傳媒的操守無存,所反映出的是作為濁流中一道清泉的堅持。學苑諸位能在報導真相與保障私隱之間取得平衡,只把陳同學曾就讀於沙田蘇淅公學,本名為陳家偉等必須資料公開,對於其他個人資料皆能應他本人之要求而三緘其口,實是傳媒道德之一高境界。

此外,撰稿人也從行文中充分展示了他豐富的政治智慧,也間接對發展公民意識有所裨益。在《選舉制度問題浮現》一文中,「兩個內閣的當選人能否合作是一個問題,當選人會不會因其他閣員落選而放棄職位也是一個問題」數句,充分地轉化了「穩定壓倒一切」的政治常識於分析之中,就如何向領導者的智慧學習立下榜樣,開啟了同學們對治國之道的目光。

在新聞稿的撰寫方面,學苑諸位於其中創新地添加的文學元素,實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彷如置身於小說世界。對於人物性格的刻劃,他們有效地套用了語言描寫和對比映襯等技巧。回應的適當取捨就是一例,陳同學的回應中往往出現「cheap」、「變態」等字眼,他的真實性格如何,就在不明言的情況下也能躍然紙上。

對於盧重匡同學,學苑在特輯中的刻劃就更是精妙。「我本身拒絕私底下接觸老鬼」這句,表面上只是直接記下盧同學的話語,實際上卻暗中融化了近日大受歡迎、以「當我第一次知道要拍那個洗頭水廣告的時候,其實我是拒絕的」作開場白的洗髮液廣告的意境,這樣幽盧同學一默,境界何其高遠!

至於整篇報導的結構方面,作者也略花心思,為整個特輯起畫龍點睛之效。第一頁第八段中「還說他四處傾莊」看起來莫明其妙,原來是第二頁中與黃耀瑩見面的伏筆。而盧同學「既說反對老鬼干政,自己又參與其中,陳同學跟〔根〕本就是自打嘴巴」之言反覆出現,以貫穿整個特輯,大有詩仙李白反覆吟詠「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之妙。

學苑的選舉特輯是如此的驚豔,但人總難完美,在細味其一字一句之間,小弟偶爾發現了少許行文用字上的無心之失,為持平著想只好忍痛指出:

  1. 第一頁第三段「她對題問支吾以對」中「題問」有錯別字之嫌,應為「她對問題支吾以對」或「她對提問支吾以對」。
  2. 第一頁第四段「然他與本報的訪問中曾對問題作出明確的回應」為病句,前半段應改為「他在本報的訪問中」。
  3. 第一頁第六段「陳一諤的該名中學同學亦指他的政治立場上不算親共」為病句,後半段應改為「他政治立場上不算親共」或「他的政治立場不算親共」。
  4. 同段末句「而他有參加過反日遊行」與上句的文意無明顯連接,改為「而他也有參加反日遊行」可能會好一些,但我還是建議重寫該段。
  5. 第二頁「註」一欄末句「創下近二十年來新高」無法與上句「結果所有閣員全部慘敗」連接,原因是「慘敗」無高低之分,故應把此兩句的次序互換,讓「新高」形容「多達八成」的三千反對票。

小弟深信以上皆為無心之失,乃因學苑諸位要趕在選舉開始前起稿,好使同學能在認清真相後再投票,才會來不及校對。相比起貫徹整個報導的明確主旨和敢於創新,這種小失誤實在是無傷大雅。

小弟的感動之情,實在無法如學苑諸位對真相的揭露一般言簡意賅,故惟有通篇論述,好抒發心中的情懷。最後,請容我以「互勉」二字作結。

後話:那份選舉特刊的確是引起了頗大的迴響,更可能間接助陳一諤當選,我找到了一些一天之後民主牆的照片,關於當日《學苑》對不同指控所作的回應,特在此分享一下。

2009020420090204(001)

2009020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