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學苑致敬

解說:「致敬」系列的開始,事源一天晚上離開學校時,看到《學苑》的選舉特輯,由於當時和陳一諤已是相識,知他將會出選,故拿了一份來看。一看之下,只覺得憤怒和荒謬,不明白為何一個校園傳媒在報導學生會選舉時可以如此偏頗 (及後亦證明那不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也有很多人同意),也不明白為何作為文字傳媒他們的中文水平可以如此不濟。當晚回去就寫成了這篇《向學苑致敬》,翌日清晨張貼在民主牆上。根據我的記憶,這也是「致敬」系列在民主牆出現得最久的一篇,應該最少有三日。那份特輯我應是有一份在香港的家中,有機會的話遲些補上。

*選舉特輯內容已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補上

「致敬」系列的導火線:《學苑》選舉特輯

DSC_0154
DSC_0156

《向學苑致敬》

  有鑑於學生會選舉的到臨,學苑諸位本著身為「校內唯一文字傳媒」一員的責任,不辭勞苦製作選舉特輯,讓同學們能在投下神聖卻不能回頭的一票之前認清是次選舉種種傳聞的真相,其為同學服務之心實在令人敬佩。短短兩頁的特輯,橫面上回應一眾港大同學們的關注,達成公民意識的開拓;縱面上於新聞稿中加入多種文學元素,為此類文體的未來發展奠下承先啟後之功。

為與各位同學分享小弟心中的感動,請容讓小弟利用以下篇幅論證學苑此選舉特輯的貢獻和精妙。

學苑諸位對公民意識擴展的貢獻,源於其敏銳的新聞觸覺。眾所周知,是次選舉活動中陳一諤同學以「一人莊」的轟動性吸引了大部份同學的目光,相較之下另一邊焯譽閣的受觸目度則相形見絀。學苑諸位深明此理,能於特輯的報導中,以陳同學的言行為中軸,有效地引起早已對他充滿好奇的同學們的關注,使能循循善誘地令同學們學會如何關心身邊發生的大事,公民意識因而得以擴展。

而學苑諸位自身對於公民意識的實踐,則體現於其作為傳媒的良知。一句「有鑑於新聞道德以及內容對同學權益的影響,本報決定不公開(陳同學對改名一事的)回應內容」,相較於現今大眾傳媒的操守無存,所反映出的是作為濁流中一道清泉的堅持。學苑諸位能在報導真相與保障私隱之間取得平衡,只把陳同學曾就讀於沙田蘇淅公學,本名為陳家偉等必須資料公開,對於其他個人資料皆能應他本人之要求而三緘其口,實是傳媒道德之一高境界。

此外,撰稿人也從行文中充分展示了他豐富的政治智慧,也間接對發展公民意識有所裨益。在《選舉制度問題浮現》一文中,「兩個內閣的當選人能否合作是一個問題,當選人會不會因其他閣員落選而放棄職位也是一個問題」數句,充分地轉化了「穩定壓倒一切」的政治常識於分析之中,就如何向領導者的智慧學習立下榜樣,開啟了同學們對治國之道的目光。

在新聞稿的撰寫方面,學苑諸位於其中創新地添加的文學元素,實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彷如置身於小說世界。對於人物性格的刻劃,他們有效地套用了語言描寫和對比映襯等技巧。回應的適當取捨就是一例,陳同學的回應中往往出現「cheap」、「變態」等字眼,他的真實性格如何,就在不明言的情況下也能躍然紙上。

對於盧重匡同學,學苑在特輯中的刻劃就更是精妙。「我本身拒絕私底下接觸老鬼」這句,表面上只是直接記下盧同學的話語,實際上卻暗中融化了近日大受歡迎、以「當我第一次知道要拍那個洗頭水廣告的時候,其實我是拒絕的」作開場白的洗髮液廣告的意境,這樣幽盧同學一默,境界何其高遠!

至於整篇報導的結構方面,作者也略花心思,為整個特輯起畫龍點睛之效。第一頁第八段中「還說他四處傾莊」看起來莫明其妙,原來是第二頁中與黃耀瑩見面的伏筆。而盧同學「既說反對老鬼干政,自己又參與其中,陳同學跟〔根〕本就是自打嘴巴」之言反覆出現,以貫穿整個特輯,大有詩仙李白反覆吟詠「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之妙。

學苑的選舉特輯是如此的驚豔,但人總難完美,在細味其一字一句之間,小弟偶爾發現了少許行文用字上的無心之失,為持平著想只好忍痛指出:

  1. 第一頁第三段「她對題問支吾以對」中「題問」有錯別字之嫌,應為「她對問題支吾以對」或「她對提問支吾以對」。
  2. 第一頁第四段「然他與本報的訪問中曾對問題作出明確的回應」為病句,前半段應改為「他在本報的訪問中」。
  3. 第一頁第六段「陳一諤的該名中學同學亦指他的政治立場上不算親共」為病句,後半段應改為「他政治立場上不算親共」或「他的政治立場不算親共」。
  4. 同段末句「而他有參加過反日遊行」與上句的文意無明顯連接,改為「而他也有參加反日遊行」可能會好一些,但我還是建議重寫該段。
  5. 第二頁「註」一欄末句「創下近二十年來新高」無法與上句「結果所有閣員全部慘敗」連接,原因是「慘敗」無高低之分,故應把此兩句的次序互換,讓「新高」形容「多達八成」的三千反對票。

小弟深信以上皆為無心之失,乃因學苑諸位要趕在選舉開始前起稿,好使同學能在認清真相後再投票,才會來不及校對。相比起貫徹整個報導的明確主旨和敢於創新,這種小失誤實在是無傷大雅。

小弟的感動之情,實在無法如學苑諸位對真相的揭露一般言簡意賅,故惟有通篇論述,好抒發心中的情懷。最後,請容我以「互勉」二字作結。

後話:那份選舉特刊的確是引起了頗大的迴響,更可能間接助陳一諤當選,我找到了一些一天之後民主牆的照片,關於當日《學苑》對不同指控所作的回應,特在此分享一下。

2009020420090204(001)

20090204(002)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3/02/2009, in 致敬系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