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向淡化選舉的策略致敬

解說:
要求陳一諤下台的公投在二零零九年五月通過,雖然筆者個人對是次公投的憲法效力頗有質疑,但總之其他幹事會成員還是立刻把他從「會長」一職中除名,評議會亦同意了公投有效,而陳一諤本人亦沒有對此提出甚麼異議,只是潛水地任由自己「被下台」,故陳一諤事件也可說是就此結束。然而不足一年,學生會選舉又起風波,本是幹事會成員的梅懌熙與現已為評議會榮譽秘書的沈顯龍組「尚風閣」參選 (二人後來皆為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成員,可說是中聯辦爪牙),卻大力批評學生會財政混亂,有貪污之嫌,同時其內閣亦拒絕出席諮詢大會,最終以成曉宜為首的「老鬼」勢力以不尊重民意這一論述成功鼓動民意,尚風閣無法得到足夠票數當選。學生會「空莊」,需要補選,尚風閣固然欲捲土重來,之前被陳一諤擊敗的盧重匡亦與內地生組「光閣」參選,陳一諤本人亦再次以「弘毅閣」之名隻身競選財務秘書之位。看起來似是多方混戰,但其實三方關係微妙,選舉完結數月後筆者亦得知陳一諤、梅懌熙和沈顯龍其實都皆與HKTSA有關。大概正是因為各候選內閣都非親泛民的在位者和老鬼所屬意,故補選的宣傳可謂微乎其微,討論亦極為不足。雖然筆者反共立場堅定,但無法認同這種利用公權力促使某一選舉結果出現的做法 (當然這與現在的公然造票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就個人私心而言亦希望陳一諤再次當選,以打擊整個學生會制度,於是決定再寫抽水文一篇。遺憾的是,這篇文貼在民主牆上不夠一天就被撕去了,所以看過的人應該不多。

同葬風光弘毅夢 一明黑白育民心

          ──向淡化選舉的策略致敬

      學生會補選在即,縱觀一眾打不死的小強抱著無懼多死一回的大無畏精神捲土重來,一同深作反思,理應大有炒作價值才是,但為何民主牆冷清依然呢?小弟不才,嘗試斗膽猜度我們那早已退居幕後的學生精英領導層的心意,認為這全因他們用心良苦,眼見一眾候選人若非無能之輩,便是隱形左派,為保持學生會「團結一致,獨立自主」的祟高理想,唯有淡化選舉,盡量減低同學們的投票意欲,防止不屬意的人選褻瀆了我們學生會的神聖。既目光長遠,又手段高明,實在令向來欽佩一眾領導的小弟不得不再次公開地致敬。

去年一直有追看「致敬」系列而又明察秋毫的讀者,應不難發現小弟今次致敬的對象由以往的個別人物或團體轉變為策略,這實在源於小弟從之前盧同學補選會長和「尚風」參選學生會兩次事件中發現領導層並不喜歡我們在選舉期間公開地針對並未參選的人物團體。盧同學的第三次落敗和「尚風」的全莊落選,全因他們斗膽試圖借攻擊並未參選的前度學生會幹事為自己造勢。這充分說明了領導層的心意,故小弟惟有把致敬的對象改為屬於死物的策略,免批雖已退居幕後,但仍熱心於教育、服務同學的領導層逆鱗,但小弟對這群精英份子的敬畏之情,是不會因此退減的。

回到正題,選舉為何應被淡化呢?為何同學又不應投票呢?小弟認為最少有兩大原因。首先,一眾候選人之間的關係複雜非常,敵我難分,難免予人面目模糊之感。當日盧同學補選期間,既攻擊昔日的參選戰友,又公開向去年擊敗自己、今次參選財政秘書的疑似左派落台會長致謝,令人咋舌;而在數月前曾一度聯手試圖「肅貪」的梅、沈二人,今次不知為何卻分道揚鑣:更甚者,那曾一度公開支持盧同學和「尚風」的落台會長,現在竟又出來跟他們打對台。三方勢力離離合合,比師奶台的膠劇更要藕斷絲連,試問同學們又如何分得清他們各自的立場呢?領導層深明此理,因此決定讓三方全數落選,以免我們作出錯誤的決定。

當然這只是領導層表面的擔憂,真正令他們寢食難安的其實是更為深遠之事。三方勢力雖然面目模糊,卻有一個頗為清晰的交合點,就是皆試圖挑戰領導層的權威。盧同學曾公開質問「學生會幹事幹了甚麼事」,「尚風」曾以肅貪之名暗指前任幹事貪污舞弊,落台會長更是多番高叫「改革」的口號,都可說是衝著由精英領導的前度學生會幹事會而來。須知道他們當日雖然打倒了疑似左派的落台會長,卻也被奸人所害,弄得元氣大傷,學生會聲譽嚴重受損。領導層幾經艱苦才逐漸挽回同學們對學生會的信心,偏偏這次出來參加補選的都是曾造成或加劇學生會內耗的滋事份子,試問全心全意為港大學生會未來著想的領導層又怎放心把權力交給這群唯恐天下不亂之徒呢?要全力對外爭取民主,我們必先對內團結一致,獨立自主,打倒借多元聲音為名,進行內部分化的陰謀者,所以同學們實在應該配合領導層的策略,淡化今次選舉,好讓三方都無法當選。

其次,今次出來競選的各方人馬都有左傾的嫌疑,為免學生會被赤化,我們實在不應投票。從最簡單的角度看,一眾領導層身為學聯和社運的積極參與者,民主運動中堅的身份是無容置疑的,而三方候選人卻都曾試圖挑戰這民主的化身,已足夠令人質疑他們背後的居心何在。而當中左傾嫌疑最重的落台會長,又曾在前兩次選舉中公開支持其餘兩方,實在令人懷疑盧同學和其「光」內閣,以及「風繼續吹」的沈同學皆已被統戰,與落台會長一同受左派勢力指使,演一場大龍鳳,以混淆視聽,好讓親中勢力再次入主學生會。面對這欲蓋彌彰的陰謀,我們又豈能坐視不理?幸好在精英階層的英明領導下,這次的選舉已有被淡化的趨勢,只要我們繼續全力支持領導層的策略,這個試圖赤化港大的計劃定將瓦解,而這將是我們全體港大同學之福。

小弟越仔細思量領導層對今次選舉所制定的策略,便越驚歎他們的心思慎密、目光長遠至極。他們為了港大同學的福祉以及學生會的未來,早在各個候選人參選以前已密切留意其一舉一動,從種種蛛絲馬跡得出他們全都不可靠的正確結論。故此,作為港大學生會的一份子,我們實應相信領導層就這結論相應地所作出的淡化選舉的決策,為維護港大學生會的宗旨出一分力。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不參與投票或投棄權票,好讓所有面目模糊、疑似左傾的候選人全數落選,再由領導層透過署任制度安排適合帶領新一屆幹事會的人選來繼續指導我們對內團結一致,對外爭取民主。小弟深信領導層的決定必然經過深思熟慮,雖然一次的淡化選舉可能會對選舉制度構成些許負面影響,但長遠來說最終得益的必定是學生會和全體港大同學。因此,有機會配合這個用心良苦的策略,實在是同學們的榮幸,讓我們一同向這個策略和其制訂者致敬!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

(為免誤中敵人圈套,透過引發討論來炒熱選舉,破壞淡化策略,小弟決定不會對任何回應作出跟進或回覆,不便之處,敬請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