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你絕對有不理性的權利

自從高登的反大陸廣告登報後,香港的本土意識發展邁向了一個新的里程碑,但該廣告的內容卻同時引來不少批評,指涉及種族歧視 (為何是「種族」請找嶺大的示威學生詢問) 和仇恨言論,不理性地把大陸人標籤為蝗蟲,無助解決問題根源,反而應該把矛頭指向香港政府,要求它設法解決醫療等各方面的資源分配,才是正途,否則根本與欠缺公德的大陸人無異。有些人更指出其實香港人中也有因歐美等國的福利資源而移民者,故根本沒有資格批評大陸人為改善生活而來香港享受福利。

 

面對這樣的批評,筆者實在覺得香港人很可憐:明明數量不多的土地和資源已被逐漸侵佔,在此絕境下明明仍然崇尚和平,抱持動口不動手的原則,卻還要被指責言論過激,彷彿必定要像聖人一般,時常謹守中庸之道,稍有偏離就要被萬箭穿心似的。背後的邏輯似乎是:因為你罵某些大陸人沒文化,故你必須展現自己是有文化的人,才有資格作出這樣的批評,因此,對任何沒文化行為的批評都必須使用「有文化」的方式進行。

 

在批評之際,忽然面對這群「理性人士」用道德標準跟你後設地談批評的「資格」,已疲於和平地反抗的香港人實在有點不知該如何自處,說白點簡直是有冤無路訴。我們早已飽受各種政治上的專制霸權的剝削,只是想不到現在竟然連理性都成為一種霸權,透過知性地質疑我們行動的合理性,矮化我們為保衛自己的土地、家園、文化和核心價值的意志,彷彿這一切都只出於盲目的仇恨和自私的動機。拿著一杯星巴克在學術會議中關顧剝削議題,爭辯一下貧窮的定義,我們都被暴徒化於這種知性的優雅下。

 

筆者堅決地認為,如果因捍衛本土資源和價值而敵視外來搶奪者就是盲目和自私的話,我們就即管為香港而下這個道德的地獄。能不理性得在這個境地還能如此和平至沒有任何暴力抗爭,就請謹守自己的不理性並為它自豪。如果所謂的不理性只限於過激的言詞,我們絕對有不理性的權利。香港人要求的只是能靠自己一雙手過活,並非任何意義上的侵略者,那為何我們連用最和平的方法守護自己最基本、卑微的自力更生權利都必須先經理性的冰冷過濾?倘若連對威脅自身族群存亡的入侵者進行口誅筆伐也會構成種族歧視而為普世價值所不容,香港和香港人大概已不容於世。

 

事實上,一種陳義過高卻日益霸道的平等觀,正不斷蠶食香港的核心價值。筆者必須重申一個我們自小學起已被告知,但不知為何在各種爭論中都幾乎被遺忘的事實:香港是一塊地少人多的彈丸之地。現在加之以在幅員廣闊、資源充裕的中國的邊緣下有限度自治,又何苦把我們跟人家歐美一整個國家相比?把跟別國總人口相比只屬少量的香港往外移民與每天一百五十個的大陸來港新移民比較,對一整個國家與單獨自治城市資源量的龐大差距隻字不提,更無視香港在文化弱勢下面臨著被同化的威脅,搬出「誰人都有爭取更好生活的權利」此等偉論,根本就是一邊把香港的成功視作理所當然,一邊無恥地要求我們為外來者賭上自身的存亡,簡直是對香港人過去的努力最大的侮辱!香港只是彈丸之山地,面臨主權國人民的湧入和同化,難道香港人還要理性抽離地分析自己的存亡?提倡每事倚賴政府解決,把責任都轉移到政府身上,更是背離強調自力更生的獅子山精神的鐵證。如果所謂的理性、包容就是如此用道德的槍枝指著我們的頭強迫我們當烈士的話,我們的不理性實屬人性,而這種自焚式的偏激社會主義也決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所在。

 

理性作為一種霸權最可怕的就是它那堂而皇之的無情,它輕視你的苦況與困境而強迫你當聖人,彷彿你的過激反應比加害者的惡行更要來得深痛惡絕,就因為過激的行為不相容於知識份子心目中所想像的、受害本身的美德。作為初代南來移民的後代,已決意以香港為根的人,難道就連堅守前人用血汗建造出來的輝煌的權利也沒有?難得「香港人」的身份終於得以確立,難道我們就甘願就此成為最後一代?如此否定我們捍衛自己家園的意志,根本只是以看待移民社會的客觀,繼續把香港矮化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筆者深明香港人崇尚客觀理性的處事態度,但這絕不等於我們在捍衛本土價值和力抗同化時只能如履薄冰,不能越理性的雷池半步。在我們的資源、文化和自治都正飽受主權國的蠶食當下,選擇和平的不理性來作出反抗,絕對是香港人的權利!

 

 

 

 

筆者知道此文必會遭道德理性之士抨擊,故在此先引刀成一快,代你們用客觀邏輯理性指出本文的一些謬誤,免卻你們無謂的思考:

1. 混淆論點:仇恨言論與不應指大陸人沒文化是不同的批評,對後一論點作反駁不等於已回應前一論點。

2. 偷換概念:把「不理性」的內容從種族歧視偷換成「只是言詞過激」的和平抗爭。

3. 用比喻指「理性人士」虛偽只是「攻擊稻草人」,並未正面回應對反大陸人行動的指控。

4. 認為解決雙非問題的責任在政府不等於倚賴政府和欠缺自力更生的精神。

5. 末段指要求理性等於輕視苦況與困境是沒有任何確實推論的指責

但筆者無意為這些謬誤辯護,請隨便拿此文作邏輯學的反面教材,或視之為歪理加以理性與哲學的鞭撻,這將是筆者表明甘願並樂意與一眾奮力捍衛本土價值的香港人一起選擇不理性的誓詞。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5/02/2012,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Comments.

  1. 香港人是有不理性的權利, 但香港人更是需要理性
    請記住, 反抗都係一種理性! 理性唔等於平和, 唔等於妥協, 唔等於屈服…

    理性係中性字黎,而當中分為工具理性同價值理性

    工具理性係以結果為優先選擇
    即係希特拉就下令話要用最有效率黎殺猶太人,而研究出用毒氣室最有效率,呢個就工具理性

    價值理性就係以道德,法律,人性等等為優先選擇
    以上面個例子為例,爭執點就係應唔應該殺猶太人

    而兩個理性既優先度呢,學術界係認為工具理性行先
    同埋資本主義,民主主義本身都係工具理性行先

  2. 至於感情因素, 並不是在理性所限, 亦唔係”不理性”

    而係”非理性” 感情, 直覺, 喜惡, 都是非理性因素.

  3. 就係仲要係呢D時候討論關於理性o既哲學,先更突顯理性霸權,所以我唔會討論理性o既定義
    要討論今日香港人o既功過,就等歷史黎討論,而家要做o既保衛我地o既本土價值 (當然仍然要用和平o既方法),對抗中國政府同人民對我地o既蠶食

  1. Pingback: 需要的已不止是審批權 | 關於我的一個後設文本

  2. Pingback: 沒有主權,沒資格說包容 | 關於我的一個後設文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