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CCTVB的膠劇說到CY

兩次電視前的行政長官選舉論壇過後,梁振英民望仍然領先,縱然唐英年已大爆他的鐵腕傾向,何俊仁也成功揭穿他的保守政治立場,但似乎仍無礙市民對他的支持,以致很多深明局勢之人都有大歎民智未開的衝動。在正式選舉之日將要來臨的當下,反正我們都無票可投,就不妨讓筆者從無線膠劇說起,換個角度看看梁振英的成功之道。

 

「膠劇」乃近年起興的網絡名詞,主要用於形容一些粗製濫造、穿崩百出的劇集。(由於「亞視沒人看」已經是網絡主流論述,所以膠劇純指無線的劇集。) 這個詞語雖然只在近年才興起,但回看過去的電視史,它根本是我們的集體回憶。

 

膠劇之膠,眾說紛云,事實上,只要有網民不喜歡,該劇集就已有可能被批為膠劇。筆者的觀感是,近年來除了《天與地》之外,幾乎任何無線劇集都能被指為膠劇。而筆者所看到的最膠之處,一言以蔽之,在於「牛頭角順嫂」的陰魂不散。視家庭和睦至上,擴而崇尚社會和諧;又以古裝片中的制度理解身邊的世界,妄想有父母官或賢人為民請命、打擊惡黨,世界真假善惡分明,人民不需政治,而只需體察民情的好官。這種順嫂式意識形態──對和諧的賢人政治的盲目崇拜──反復在一套又一套的劇集中出現,繼而在觀眾之間形成一種老百姓想像,結果是很多香港市民在以法治作為口號式的核心價值之外,還有一種掩藏的、對人治的渴求。其中一例就是對執法者以「鬼拍後尾枕」作為入罪依據的狂喜式認同──觀眾只會對奸角的不打自招叫好,而不會考慮這可能與現代證據法和免除陷己於罪的基本人權相違。換言之,所謂法治,只有結果論上的價值,其程序公義的一面可隨時為賢人政治讓路。

 

這種老百姓思想,與七十年代港英「諮詢性民主」的傳統結合,結果是論述上民意和民主的混淆。一方面任誰都能說追求民主是香港核心價值的一部份,另一方面卻有不少人滿足於政府對民意的尊重,彷彿一個肯聆聽民意、體察民情的政府已經是那核心價值所指的民主。當然你找任何一個政治系的學生,他都能半帶恥笑地告訴你這樣的想法有何問題;但真正的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會理會民主的正確定義是甚麼,Andrew Heywood只是大專以上研究院以下的小眾讀物。

 

這就是為甚麼只要當梁振英擺出一副為民請命的模樣,就哪怕他再鐵腕,手段再專制和狠辣,也能繼續在小市民之間有得到死忠的支持 (包括筆者的母親)。當社會反霸權的聲音高漲,只要是有能力打擊霸權的,哪怕是專權也可以──可能更好也說不定,因為「儆惡懲奸」的想像中主角往往是個人英雄。梁振英的成功之道,在於他能滿足這種老百姓渴求賢人的心態。他以自身從草根爬上中產專業的故事,借「獅子山精神」的集體回憶引證其對民情的理解,而獅子山精神不涉及民主,自能與賢人政治的論述一拍即合:只需建立一個開明、尊重民意的形象,大眾就不會太在意有沒有民主。

 

香港落得如廝田地,又怪得了誰呢?當泛民主派終日力銷「普選大論述」,以各種社會問題來引證民主的重要性,民主就只有其工具價值──一旦有他的方法能同樣打倒霸權,他們就再無響亮、讓人聽得入耳的理由能阻止大眾傾心於別的工具了,尤其當後者更符合老百姓想像時。這個中國歷史與文化的遺禍,經CCTVB膠劇的長年催化,比希特拉和共產黨的極權洗腦更有用,因為它還能佔據「集體回憶」的道德高地。

 

事已至此,歎息也徒然,回去看膠劇算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2/03/2012,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