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年早洩 痛失梁心

話說過慣日夜顛倒生活的筆者前天下午起床,正欲上網問「啱啱訓醒,立法會用幾多票大比數否決打尖動議?」時,竟然發現答案不是負數,立時慶幸尚未出post,避過被一眾網友恥笑之命運;取而代之,我們能一起分享林公公O嘴一刻的喜悅。但林公公的心情應該並不沉重,因為天公造美,好事成雙,他在記者面前的一句「唔緊要」,彷彿就像是已得知梁振英家中有僭建一般,與民同樂,和市民大眾一起心情舒暢了很多。面對梁振英繼西九利益衝突、選舉開支違規後的第三個無心之失,筆者相信公公早已忘記缺席議員的缺失,可含笑歸天父。

 

只歎「英年早逝」實在是一語成讖,網民們數年前所起的「唐早逝」花名,想不到在冥冥中成了一個詛咒,令我們的唐唐死於早洩──不要誤會,筆者指的是他的大宅僭建資料過早外洩,以致在特首選舉中死於非命。因早洩而早逝,為之奈何?只怪英年自恃英年,用力過度,不像梁振英般事事無心,臻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化境,還可順手多插一些玻璃棚和地牢。

 

到底這位昔日沉痛哀悼六四的有心人,是在這廿三年間經歷了甚麼不見天日的地下黨生活,而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達到這無心的境界?這樣一個從草根到中產再共產的香港故事,想必能揭示香港被回歸的歷史,也符合國情:梁心之失,葬於地下,而毛主席是心中的紅太陽。

 

但正如很多腫瘤原本都是良性,這位昔日的梁姓青年,如今變得如此惡性,想必也只是造物主的無心之失,忘了及早切除、讓他英年早逝,弄得英年早洩,無法像他的對手一般把阻礙仕途的東西及早拆除。筆者閉起雙眼,想像那存在過不足廿四小時的玻璃棚拆卸工程的畫面,那一磚一柱的建築廢料,彷彿與dream bear的身影重疊起來,而都慘淡於痛失梁心的當下。就且讓我們熱烈哀悼,唐唐、夢熊、林公公、玻璃棚、權權的錦鯉……多少風流人與物,今朝君體也相同。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3/06/2012,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