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了解,但不必原諒──淺論前線警員看待示威的思維

            示威者與警員之間的衝突,自曾偉雄上任警務處處長後,越演激烈。先有大量示威者被控以襲警罪名,後有前線警員濫用胡椒噴霧攻擊無力反抗的示威人士和記者,導致網絡上指責警察濫權的聲音高漲,示威者對警員的仇視亦日益嚴重。筆者在《示威集會、警察與「暴徒」想像》一文中曾指出,前線警員在執行任務時未必有「護主」的自覺,而是遵從其一己之正義感而行動;而近日,筆者透過在facebook上觀察一些前線警員的言論,發現那些遵從一己之正義感而行動的前線警員,其所謂「正義感」有一共同的來源,反映著一種他們之間的共同論述,有可能是警方內部思想教育的結果。

            那個論述是這樣的:各種針對政府和中聯辦的示威遊行,都是部份政客為一己政治利益煽動群眾而造成的。這些政客為了政治私利,置香港的繁榮和安定於不顧,而參與示威的人則是被政客利用而不自知,成為政客破壞香港的工具。在這種論述下,示威者是被煽動的愚昧群眾,雖無知但卻是禍港的幫兇,因此警察身為維持治安的執法者,有義務制止他們,而這等於是從政客的陰謀中保護香港。更進一步推論的話,這裡可能存在著一種家長式思維:用武力鎮壓無知的示威者,能起阻嚇作用,防止更多的人因被煽動而參與示威。這對重服從多於說理的紀律部隊來說,實在是一套相當中聽的邏輯。

            當然,在紀律和服從面前,人權從來都只是一個礙手礙腳的局限,或是犯錯的人用來逃避責任的藉口。姑勿論香港人普遍對人權的認知不足 (連一些爭取公義多年的社運份子亦如是,在此不詳述),教育程度一般不到大學的員佐級警察所接受的人權教育,大概就只限於人權對其執法權力造成甚麼限制,而不是人權的價值和重要性。因此,要他們把人權視為一套價值來尊重,可說是天荒夜談。在他們眼中,不存在甚麼「濫用」胡椒噴霧的問題,因為就維護正義而言,這些因人權而存在的限制本身已經很是無理。

        如果能明白這套前線警員的思維,我們就不難理解他們為何會把示威者看成暴徒,並對長毛「中椒」感到雀躍──政客和示威者都是危害香港繁榮的人,是正義的敵人,而政客更是策劃一切的幕後黑手,罪加一等;人權甚麼的則給予他們過份的保護,被「濫用」來破壞香港的穩定,因此警察偶爾在執法時出現過火行為絕對是情有可原。這就是筆者所看到的、前線警員看待示威遊行的思維,即不中亦不遠矣。對於為數不少的警察抱持同樣的看法,筆者深信這絕非巧合,而是警察內部有一套很有系統的思想教育,對前線警員灌輸這樣的概念,加之以偶爾出現的示威者挑釁行為,令這套論述更為鞏固。

            對比前線警員的思維和示威者的指責,其實頗為有趣。前線警員把示威者視為被政客利用為工具而不自知的愚昧群眾,而示威者則視前線警員為曾偉雄所作的政治決定的執行者,雙方都各自在一「策劃──執行」二分的邏輯下把對方置於後者,卻又都認為自身有著遠高於執行工具的自主性。前線警員在對付示威者時,不覺得自己是在「護主」,而是貫徹自身的正義;示威者在指責前線警員時,亦不會認同自己被人利用,示威只是出於一己之政治理念和訴求。換言之,前線警員和示威者相互看待對方的邏輯,其實有相通之處;只要把「政客」和「曾偉雄」、「示威者」和「前線警員」的角色置換一下,就不難明白對方的想法。

            但相互理解不足,不等於要作出《明報》式「各打五十大板」的結論。在警察的「正義」和示威者的基本權利之間,後者毫無疑問凌駕前者。警察的正義,充其量只是以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作為理據;但示威者的基本權利,則受《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多條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保障。一般且空泛的集體利益理據,在法治社會下其力度遠比不上明文規定憲法權利,這是尊重法治、認同法律具凌駕地位的人所必須接受的事實。況且所謂的破壞香港繁榮安定,大部份都只是出於對示威者連番激進行為的主觀感覺,相比起來示威者的基本權利被警方以武力侵害,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因此,即使不搬出「雞蛋與牆」的道德問題,單是遁法治原則,已能確定道理在示威者的一方。基於對人權的不正確觀念而造出侵害示威者基本權利行為的前線警員,無論其對政客和示威者的理解是否正確,都要為其對法治的不尊重而負責──換言之,即使政客真的是為私利而利用示威者,前線警員也不應、在法律上亦無資格動他們分毫,否則前線警員的罪定必遠大於示威者的任何過錯。

        當然,在這裡談法律實在是毫不動聽,亦無法解決問題,反正無論筆者怎樣說,面對人權教育不足、愛國論述泛濫的現實也根本無法說服前線警員和一般大眾去接受人權的凌駕性。從實際的角度來說,我們應從前線警員所面對的思想灌輸入手,想辦法瓦解他們看待示威的論述。方法之一是把警察的濫權行為訴諸法庭,倘若勝訴,即能藉法庭這正義的象徵去衝擊他們的正義觀;另一方面,我們亦要想辦法向他們傳達一套對繁榮安定更全面的理解──繁榮安定並非片刻的和諧,真正而長久的繁榮安定必須建基於市民的基本權利得到保障 (這理念同時亦能對抗中共的經濟論述,一石二鳥)。至於示威者既有的激進行為,筆者個人並不鼓勵,但不認為必須收歛。筆者希望的,只是示威者能了解前線警員的思維,但了解不等於認同或原諒,更不等於要改變自己的行為──了解也可以是為攻克敵人而作的準備。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3/07/2012,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