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魚蛋論對女性主義的啟發

近日學生以苦行支持碼頭工人罷工,因香港獨立媒體的一張相片引發了一場網上爭論,用最偏頗和失實的角度描述,就是blogger逆嘶亭變相自焚,輔仁媒體總編容樂其打趣加入以致燒傷,但最猛烈地批評二人的鄧小樺的攻擊方式卻又與自焚無異。這場火海的壯觀,應該已讓不少有留意本地網絡政治的朋友吃足花生。有些人覺得這次事件是社運界與自治派爭端的延伸,但筆者比較關注的是事件背後女性主義不同派別之間的理論衝突:最應指責的應該是「物化」女性的行為,還是令女性會因性徵被「物化」而感到受害的保守性壓抑意識形態?就私心而言,筆者某程度上是希望這場火繼續燒下去的,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希望有機會讓多一些人能看到女性主義的一些內部爭論,了解女性主義理論並非單一和單純的「爭取女性權益」;另一膚淺而接近群眾的理由是筆者是香港人,鍾意睇人仆街。

說到這種「尋找仆街的故事」,又很難不聯想到黃子華的魚蛋論。話說筆者去年寫的那篇《黃子華魚蛋論 之 港大法律系加強版》,不知為何能在香港網絡大典的「魚蛋論」條目中找到,那文章的背景和內容都十分小眾,只是關於去年港大PCLL收分準則的轉變所帶來的一些小風波,街外人應該沒可能有興趣和明白。讓這麼多網民不小心點了進來看了一篇不知所云的廢話,筆者於心有愧,所以決定從正常人看得明白的主題再多寫一次魚蛋論。

這次要說的很簡單,就是不知為何,連時常實踐魚蛋論精神的香港人,一說到女性主義,都會不自覺地把這香港精神置諸腦後。魚蛋論下的公平,就是「大家都食得好仆街咁囉」,故面對「頂包案」下謝霆鋒獲輕判而協助「頂包」的警員被重判時,會要求為謝霆鋒加刑。那為何面對男女之間的各種不公平現象時,女性主義仍只要求 (在各種意義上) 提升女性地位呢?

從女性主義角度所看到的各種問題,其原因一言之蔽之:「條春累事」。要達到兩性平等,所應做的就不能單是正面地提升女性地位或革除壓抑女性的意識形態和制度,創造和增添一些能降低、貶抑男性地位的東西也同樣重要。在「父權社會結構」下 (別問筆者這是甚麼),要既得利益者消滅自己當然十分困難,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容讓這困難成為理論思考上的盲點。

婦團的「保護女性」,和真正女性主義者的「建構女性主體性」,往往都只著眼於如何幫助女性。即使是較極端的「基進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也都只針對社會權力結構。一直以來女性主義的討論,大概都忽略了應如何直接打擊和削弱男性地位。縱使實行上有困難 (雖然筆者認為這最少較實踐基進女性主義容易),但它也絕不應被剔除於討論之列。畢竟經討論和思考後得出不可取的結論,和從一開始就理所當然地被遺忘,是完全兩回事。

以上是筆者作為一名自稱女性主義者的極右派男性,對女性主義的肺腑之言。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8/04/2013, in 女性主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