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進擊的蝗蟲》的小瑕疵說起

昨天才推出正式版的高登反蝗MV大作《進擊的蝗蟲》,短短一日之間已在Youtube上有過十萬點擊率和過萬like數,可謂成功地在七一前把網民反對大陸人入侵香港的聲勢推至又一高峰。其實是高登動漫台常客的筆者,早在正式版推出之前一邊追post一邊把歌曲和未完成版MV loop過不下三十次了,但看到正式版的推出,仍是感動非常。對此片的批評,一如所料,除了是指影片歧視,還有就是質疑為何要以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旗為反擊的象徵,認為這是戀殖和媚外。對這些覺得香港應然屬於中國和與中國同宗的批評者,筆者只能一笑置之,該說的其實早已說過了,一言以蔽之,政治上中國的政權和其人民都是香港的敵人,明白這點的話就不會在旗幟上作無謂的爭辯了。

筆者倒是發現了影片中一個非關乎製作的小瑕疵,值得借題發揮說一些關於本土運動的感言。在影片的1分55秒 (1:55)中,用上了D&G不准港人攝影事件的示威片段,此事件可說是本土運動興起的導火線,用作素材實是無可厚非,但無獨有偶,該片段的鏡頭偏偏就攝進了一塊大概連當日的示威參與者也不大為意的示威牌:

locust

「今天歧視香港人 明天歧視中國人」,含意就是該示威牌的擁有者所關注的,是中國人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多於已被歧視的香港人。以中國為本位作思考,與香港本土運動的理念可說是背道而馳。把一段影著擔心中國人被歧視的示威牌的片段用於反蝗MV作素材,明顯是一個失誤。

然而,亦多得這個製作上的失誤,提醒了我們原來當日D&G事件中的本土覺醒並非那麼完美,一場聲勢浩大的集會,看起來雖然都是因為反對香港人被歧視,但其實可能有不少人仍是出於國族思想,基於中國本位的思考模式而參加。在中共和其在香港的幫兇長期的融合論、血族論洗腦下,習慣中國本位思考模式的香港人大概為數不少,這亦是本土運動和本土政治發展的一大障礙。D&G事件雖有引發「覺醒」之勢,但一次MV製作的小瑕疵卻告訴我們原來這段覺醒的歷史仍存在著不少雜質,而是次對《進擊的蝗蟲》的批評有那麼多是集中於香港旗的使用上,亦反映了以建立本土本位的思考模式和讓本土政治成為主流為目標的香港本土運動,仍有一段路要走。

在心態上,這裡涉及一個最終的利益本體為何的問題。筆者的個人意見是,香港人要不全然的本土本位,以香港為最終;要不眼光闊一點,以世界為最終,中間不應特意考慮到中國。認為香港應要回饋、貢獻中國,是假設了較之於其他國家,中國始終和香港有更親密的關係。這一想法來自主流香港人和中國人種族上的相近,本乃人之常情,但一來中國是政治上的敵人,二來這想法一直以來都是邊緣化香港非華裔種族 (特別是「少數族裔」) 的元兇,保留這想法就與本土本位的思考模式不符。香港並非應然與中國在利益上相連,中國和其民族亦無須是香港最終應考慮的利益本體。

《進擊的蝗蟲》製作非常認真,以業餘程度來說能加插自製手繪動畫更是一大驚喜,被發現有選材上的瑕疵,其實也無傷大雅,不損其作為進一步催化本土運動的重要作品的地位。本土派應當思考的是,這小瑕疵反映了本土運動參與者在理念上可能仍有重要分歧,而這分歧亦牽涉主流香港人對中國的既有態度。如何改變這種態度,建立真正的本土本位思考模式,是本土派必須思考的問題。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6/06/2013,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