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政總台上的左翼:極右就是,寧願不擇手段

撐香港電視發牌運動,有過十萬人肯站出來,對筆者來說,是喜出望外;而Facebook和網上批評左膠騎劫集會的聲音日盛,其實亦絕非意料之外。在連香港電視被裁員工都上高登出post表達對台上組織者之不滿的當下,對身在英國徒恨無法親身參與集會的筆者來說,對集會的何去何從,只有萬分的擔憂和無力。但連集會都去不了的極右鍵盤戰士,掌握不到最新情況,其實也沒資格說太多,故只說幾句,亦只說一次。

忽然叫數萬人分組討論,對正常人來說,是匪夷所思。但左翼也好,左膠也好,集會之事,一字記之曰:engage。他們總有一個理想,就是群眾運動要有平等參與和以令群眾政治覺醒為目標,而方法就是讓群眾實質參與運動的決策。他們希望群眾的目光不只放於當下的議題,而是藉此進行政治實踐。

理想有餘而對現實認知不足,故匪夷所思。群眾肯站出來,已是其惰性的最大讓步,絕大部份人都安於mass的角色。而台上台下的最大公因數,往往就只有該場運動的主題,左翼或左膠的宏大理想,恕不在此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只會削弱運動的主題,得不償失。

今次政總集會的目標既然是要向政府施壓,要求港共政權向香港電視發牌,那麼將政治壓力極大化才是最有效達到目標的方法,也是對抱此目標站出來的群眾的尊重。對筆者這種承認民粹是政治本質的極右份子來說,尊重群眾,就應一併尊重其惰性。寧願不作政治啟蒙,寧願背負將群眾當作政治工具的罪名,也應極力擴大他們站出來的這一步對達成集會目標的助力;而絕不是借他們不知能維持多久的熱情,反過來向他們要求更多。

繼續抱持參與式民主的小圈子理想,從結果而言,最終避免不了對集會群眾與其訴求的侮辱。言盡於此,亦無意說服任何人,就此收筆。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0/10/2013,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