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與左膠團結系列(2):聽到人打冷震的「運動主體」

這兩天聽到關於香港電視員工是否撐發牌運動「主體」的爭論,「運動主體」四字被反覆提及,聽得筆者渾身不自在。在香港,這個奇怪詞語似乎是在數月前的碼頭工人罷工期間才開始興起的,說甚麼「工人才是運動主體」。

筆者真想問問左膠們,到底這個詞語是甚麼意思?如果香港電視員工是「運動主體」(好像也有人說他們不是「唯一」的運動主體),那誰是「運動客體」?「運動主體」的形成過程中,有沒有哪些人事物遭受客體化或邊緣化?不懂答?不要緊,那問一條簡單的:為何不說香港電視員工是「運動主角」而說「運動主體」?

主體和主體性,只要是稍有接觸哲學和文化研究的人,都會知道是一個複雜的概念。要在群體中尋找 (或建構) 主體性,涉及本體論、方法學、分析單位到普遍性等多方面的學術問題,哪有你說誰是主體誰就是主體的道理──除非說的人自己先擁有主體的權力。

筆者身為 (自稱的) 女性主義者,長年深感性別主體是一個使用上容易但反思上困難的概念,研究主體性往往有讓被消隱的主體意識回歸的願景,但亦容易陷入如何看待自身的主體性的兩難。更甚者,從主體研究的角度切入議題,大部份人根本不知道你說甚麼,因為對不會後設地反思自己的認知過程的普通人而言,主體從來都是一個過於抽象的概念。

至此就不難理解為何左膠不用「運動主角」而用「運動主體」:左膠就是明知主體的概念學術地抽象,說「運動主體」能顯得他們對群眾運動有學術理論層面的認識,既要與群眾平等又要做比群眾更有學術知識和理性的人,其實就是「窮富翁大作戰」的虛偽。更要命的是,不學無術的左膠對主體概念的認識,其實跟一般群眾無異,根本不察覺對主體的想像定必連帶對「非主體」的客體化或邊緣化,還以為定奪主體誰屬是沒甚麼大不了的舉動,只令筆者感到一陣寒惡。

運動參與者在運動仍在進行期間用上主體之概念去想像運動主體,完全是一則自我指涉的笑話。對自己那無可避免的主體性毫無反思和警惕,卻幼稚地大談誰是「運動主體」,肆意將群眾置於客體的位置,如此無知地作惡的左膠,筆者與之誓不兩立。

相關文章
不與左膠團結系列(1) – 從rational choice theory看左膠如何屈你機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4/10/2013,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