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不與左膠團結系列(3):永無止境的受難想像

(本應上星期完結的這個系列,因私人因素耽誤了寫作,因此直到立法會大會討論行使特權法的今天才有機會完成,但正是在一方面「商討」事件已被逐淡,工黨卻又繼續搞甚麼反排外聯署的當下,筆者更要提醒自己,亦提醒大家左膠的劣行。)

這次筆者決定欲抑先揚,在批評左膠之前,先稍為虛偽地替他們說些好話。早陣子網絡界對左膠的一連串批評當中,筆者最不以為然的,是指他們是中共的維穩間諜。不是說他們當中一定沒有中共的人,也不是說這樣抹黑很低莊,而是如此建構對敵人的想像,未免過於天真。

膠者,有真心膠和假膠之分,而上開高登的都應該知道,真心膠往往比假膠更惡頂;凡事作最壞打算,因此筆者傾向假定所有左膠都是真心膠,雖無幫助中共之意,但其偏頗地傾向漢族低下階層 (而非所有低下階層) 的社會政策取向,從結果而言會不自覺地成為了中共的同謀。而惡頂之處在於,即使結果如此,他們仍能義正嚴辭地展示他們的善良和正義,進而無愧於天地。

因此,說他們是中共的間諜,一方面妨礙我們本土派去理解當下面對著怎樣的敵人,另一方面亦讓他們有藉口,去放大他們那遭受冤屈的善良,搏人同情至忘記其行為的結果。將真心膠當假膠,後患無窮。須知道左膠當中,屢遭政治檢控的大有人在,他們早已習慣面對迫害,越受迫害,他們就越覺得能凸顯自身的道德善良,而香港人又往往不能分辨運用公權力影響個人自由和純粹個人之間口誅筆伐的不同──總之都是「文革式批鬥」──結果就是只要本土派的批評稍有偏差,他們就有理由把事件看成是在永劫迫害中苦行的另一旅程。

對左膠來說,世上充斥對弱者的迫害,站在弱者的一方,若因而一同遭受迫害,也最少能抹殺自己是加害者的可能性,故而心安理得,而且必得同路人和慈善者的同情和鼓勵,然後有動力繼續在受難想像中走下去。不認清他們這種心理,並且以此為前提去否定、打擊他們,本土派的路只會更加難行。

善良的道德感,求諸己而已矣,亦容易獲得同情,但作為決意守護香港不被同化的本土右派,就必須抗拒道德的誘惑,要有明知敵人善良也要將之擊倒的覺悟,因為對錯誤的對象善良所造成的傷害,可以比具惡意的更大。要對付他們的受難想像,就必須承認但矮化他們的善良,將他們這潛藏的心理活動浮於表面,成為批判的對象。

要守護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我們容不下狹隘的、只為漢族服務的善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