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允明案之以法論法(2) – 主要判詞概要

請先閱讀第一篇

孔案的主要判詞由李義常任法官撰寫,獲另外三位法官 (馬道立首席法官、鄧楨常任法官和范理申男爵非常任法官)同意;從常任法官之位退休後獲委任為非常任法官的包致金則另外撰寫判詞,雖結論與主要判詞相同但未獲另外四位法官同意,因此屬少數裁決。

不同於包致金法官的少數裁決,終審法院的主要判詞並未討論綜援七年限制是否構成歧視。李義法官認為如果申訴人 (孔允明) 能成功證明政府違反其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則申訴人無須再證明她受歧視,其司法覆核申請也會成功 (段21-22)。李義法官回顧綜援制度的發展和申請資格的轉變,認為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中「依法」二字指存在著公開和可被預測的準則去判別一個人是否有資格享有某種社會福利 (段33),而《基本法》第三十六條和第一百四十五條所保障的是主權移交前已存在的、根據這些準則所決定的權利,即自1970年已開始採用,直至2004年才被取代的一年居港要求 (段33-35)。

由於七年限制取代了該要求,故影響了依法享有社會福利的權利,必須成功回答憲法權利分析框架中的三條問題才能免被裁定為違憲。政府一方指出設立七年限制的理由是節省開支以維持社會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而原因有三:1)接納單程證人士的政策、2)人口老化和3)綜援開支不斷上升 (段49-53)。李義法官卻認為,單程證政策的存在與七年限制無合理關係,因為單程證原意是尊重港人大陸出生子女的居港權,並以這些年輕子女活化香港人口,而年輕子女需父母照顧,故准許大陸配偶一同來港;綜援申請只豁免18歲以下年幼子女而要求其母須居港七年,並不合邏輯 (段61-66)。至於人口老化和綜援開支上升,亦跟設立只針對新移民的申請資格限制沒有符合理智的關係 (段71-75及87-97)。其他政府提出的理由,包括社福政策一致性、對港貢獻和財赤,亦被否定。

這意味著政府已在第二條問題前敗陣下來,但李義法官還是討論了政府就第三條問題提出的理據,即1)提醒來港新移民應先確保自身財政能力、2)慈善機構可提供首七年的協助和3)社會福利署署長必要時可行使酌情權。他認為第一個理據「極不吸引」,因為與政府尊重港人大陸子女居港權、支持家庭團聚、活化人口的政策立場相違 (段116-118);倚賴慈善機構則是逃避憲法責任的表現 (段120-121),而由於酌情權一直只在極少數的特例下行使,也無法給予大部份新移民實質的幫助 (段125-133)。因此,政府一方亦無法成功回答框架中的第三條問題。

基於以上原因,終院裁定2004年設立的綜援七年限制違憲。下一篇筆者將分析以上判詞並與之商榷。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1/12/2013, in 其他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