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中國籍特權的文化政治

新移民的相關爭議一次又一次揭露不少左膠以平等為名,擁護中國籍特權為實。不論他們陳義再高,始終也答不出為何只支持中港家庭團聚無須資產審查,卻不為涉及其他國籍的跨境婚姻爭取同樣的權利。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在平等之前,他們先以民族 (或種族) 理解香港和世界。

其實要罵的也罵過,裝睡的永遠也叫不醒,所以筆者也就不再浪費唇舌去譴責甚麼,轉而去解構一下為何這群左膠在種族主義的責難前,仍能一臉無辜的樣子。

如何定義香港人,筆者敢說連本土派也難以給出完美的答案,但當說到「香港人」三個字,腦海浮現出的典型形象,則不難描述:華人、以純正廣東話為母語、有基本英語和普通話能力、不滿香港現狀……至於功利、喜歡睇人仆街、上高登、港男港女等,或有爭議,但也未嘗不可以是典型的一部份。反過來說,說起香港男人,怎麼數也不會數到喬寶寶、河國榮;說起香港女人,也不會想起利君雅、陳明恩;如此列舉將W一類的香港變性人排除在外也不會讓人覺得有甚麼問題,因為說起香港人時也絕對不會想起他們。

如此認知,乃人之常情,反正對世界的認知必有極大的主觀性,受文化背景、語言、個人經驗、心理狀態等偶然性影響,而文化和經驗的影響常見於為事物概念建構型典以跟現實比較:典型的香港人之所以是懂廣東話、英語和普通話的華人,是因為生活在我們日常周遭的大部份人皆是如此。

由於普遍 (或典型的) 香港人跟中國人在種族上都是華人,又皆受漢族中心主義影響,喜歡以種族論親疏,結果就造成連講平等也要先在同種族的人之間追求平等,未達成這個目標之前「外族」不在平等之列。這些左膠未必真的有心種族歧視,而是文化背景使同種族之間的不平等對他們而言過於奪目,以致令他們根本想不起在平等這個議題上香港其實還有其他族裔和國籍的人比新移民的境況更值得關注。

換個角度看,關鍵是怎樣才算「自然」。相同種族和國籍卻有差別待遇是不自然的歧視,最少比不同種族和國籍之間的差別待遇更不自然。因此抱持這種思考模式並毫不察覺這有問題的左膠,會反對 (典型) 香港人和中國人之間的一切差別待遇,且不會太在意消除這差別待遇意味著給予中國籍人士相對於非中國籍者更多的特權,因為前者比後者不自然太多。

一個相關而更深遠的問題是,其實普遍香港人都抱持這種左膠想法,只有對本土意識抱有強烈自覺的人才會對漢族中心主義有所警戒,變相只有跟左膠互視為敵人的本土派會以此為理由反對給新移民和中國籍人士更多福利。既視為敵人,誅心論就不會讓其理據獲得深究,故縱使它真正從普世的角度說平等,左膠也會因人廢言,說本土派舉出它的意圖是「魚蛋論」而不肯認真看待。這正是問題癥結:中國籍特權存在,但由於只有本土派意識到這特權存在,左膠 (甚至是左翼) 只視之為本土派的說法而不肯正視。

左膠被漢族中心主義蒙蔽,由本土派點破卻讓他們更不肯承認被蒙蔽,其實已近無藥可救。我們本土派只需理解,不必與之和解,解構只為將之瓦解,知己知彼為滅彼,明白口說平等的左膠擁護中國籍特權背後的認知惰性,是炸毀他們的道德高地的第一步。

 

相關舊文:
1. 四等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