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主權,沒資格說包容

凡有難聽過粗口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包容論出現,就總有左膠站出來護短,可謂形影不離。新年流流,本想上高登和youtube聽聽《罪與佛》大碟就算,但見歪論滿天飛,實在忍不住,惟有未到赤口先開個年。

筆者早在兩年前已說過,之後亦一直強調,在中國與香港的不對等的權力關係下,要求香港人對中國人包容是無恥。「包容」在字義上從來都是上位者對下位者、或多數對少數行使的權利,用後殖民理論或解構主義的言辭,即涉及一種權力關係。所以左膠們說包容,有兩個假設,一是香港人是文化的上位者,二是香港人在香港疆域內屬多數。

但左膠們看不到或死不承認的是,當自己的主權被對方持有時,任何的優勢皆改變不了自己在權力關係中是下位者的事實。任我們香港人如何「較有文化」,中共也可以命令一個教育局把廣東話說成是一種非法定語言的方言,然後繼續把普教中擴展下去;任我們香港人如何佔多數,被操縱的港共政權也可以以旅遊業和家庭團聚之名讓上億的中國人來踐踏香港的土地。

左翼和左膠,以至一些本土派的朋友,都喜歡援引外國例子以立論,但這些例子對香港根本沒有意義,因為那些「外國」皆是持有自身主權的國家,而香港在中國面前,根本沒有主權可言。當然,主權可以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以前主權屬英國之時,我們自可對中國籍人士包容,但我們不會說包容英國人;而現在面對非中國籍人士,特別是東南亞裔的,香港的「自治權」似乎還是足以讓政府行使猶如主權一般的權力,因此我們也理應包容,問題是為何說包容的人往往只看到新移民?

如果要包容,就包容那些國籍並非我們主權國的人;對於持有我們主權的中國的一切,我們不必包容。昔日法西斯政權也是有主權的,在得到主權之前,我們香港人又何妨當一下偽法西斯。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1/02/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