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英國,哪有香港?──戀殖乃飲水思源

左膠們對於香港人大搖香港旗歡迎末代港督彭定康,跟中共官員感受一致,大表心痛與不屑,有說香港人原來不是愛當家作主,甚或將之形容為「回到舊奴隸主的懷抱」,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這種明明已身在後殖民年代卻仍抱持反殖鬥爭思想的脫節人士,其實比較適合離開香港,到那些被前殖民者繼續「經濟殖民」的地區宣揚他們的主張,肯定大有市場;可惜香港是一塊正被中國這個新殖民者進行全方位殖民的彈丸之地,令深信中華民族是帝國殖民主義下永遠的受害者的左膠們,盲用左翼反殖理論批評港人戀殖而成為中共的幫兇,教人情何以堪。

香港跟其他曾被殖民的亞洲國家或地區不同,其政權和人民沒有被侵略,因為在一八四一年前政治和行政上都根本沒有香港,被侵略的是中國而已。反而正是因為殖民,才創造了香港。此前相關疆域只是大清新安縣的一部份,沒有自身的界域或身份可言,更談不上是任何政治實體。是英國的殖民,劃了一條邊界,給了一個名字,才令香港能作為香港──而不是新安縣南端一隅──存在。故香港「開埠」的意義,不單是主權易手,更是讓一塊土地擁有了此前從未有過的身份,單是這點,英國的功績就應該被肯定和紀念。

對香港來說,殖民沒有侵害過我們的主權,也沒有剝奪過本地居民的權利 (一八四零年代的清朝有「權利」的概念嗎?)。反過來說,英國不但給予了香港一個身份,還在百多年的統治下奠定了法律、經濟、福利等國際現代城市的制度,香港之於英國,根本就無殖可反。所謂反殖,只不過是從中國本位的思考角度,把香港的殖民認定為對中國主權的侵害而已,又或是把二十一世紀的平等標準,穿越到六十年代去使用,其實都對香港沒有建設性。

常常有人出來要說「解殖」,為何就不見有人出來「解反殖」?說穿了,在香港說「殖」,像是跟從世界標準似的把殖民視為本質上的惡,其實就是把漢族/中華民族中心主義偷運進香港,將英國和其對香港的一切貢獻他者化。而事實是,對香港來說,與大部份其他亞洲例子不同,殖民從非本質上的惡,是它把香港從無到有創造出來。香港的一切,不但是其七、八十年代的國際地位,就連其作為政治實體的存在本身,都是英國殖民統治帶來的,只因「殖民」一詞的不光彩而把一切懷念殖民時代的行為妖魔化,假定香港的「當家作主」一定不能有英國的參與,這些左膠根本是在否定香港的根。

一眾大英帝國前殖民地的獨立史足以證明,相對於「民主回歸」人士當日盲信「回歸」中國就能當家作主,我們透過回歸英國以達到真正當家作主的可能性,實在高太多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4/03/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Comment.

  1. Fucking chn comminism corruption so called countr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