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兒嬉,因為意圖幼稚

hunger strike

民主黨總幹事林卓廷在《蘋果日報》撰文,指民主黨和工黨的絕食爭普選行動,當中有三人絕食多達十六日,須堅毅意志方可完成,故絕不能說是次行動兒嬉。筆者對此種論調的回應是,絕食「兒嬉」,與日數、「接力」與否無關;這次絕食之所以兒嬉,是因為它除了讓參與者覺得自己為相關訴求意志堅定地付出了很多外,就再無效果。

 

反國教絕食,在萬人集會現場進行,以受難的道德感召鼓舞現場群眾運動的士氣;樓南光反對DBC停播絕食,以非政界、藝人兼受害者當事人的身份提出強烈控訴,能以第一身的角度表達事件的嚴重性;甚至學聯的六四絕食,基於六四有暴政鎮壓下的大量明確死傷者,也尚有表明願與當日民運烈士一同受難抗暴政的決心。但這個所謂爭普選絕食甚麼都不是,在佔中還在悠閒地商討時它忽然憑空而生,訴求是市民的利益 (投票權) 理應比參與絕食政客的更關切的普選,而這群政客亦很清楚香港人絕非「冇普選毋寧死」的政治動物,那麼是次絕食就不過是一群慣性政治參與者又一次的「圍威喂」行動。

 

在沒有相應事件或運動下忽然出來絕食爭普選 (還要事前先大開記者會),感召不了爭普選爭了十多年的香港人,結果只有自我表述的效果,參與者因自覺在一次帶有自我犧牲色彩的政治行動中付出了很多,切身地成為了政治壓迫的「受害者」,而更覺得被其他受害者 (市民) 認同乃理所當然。但這純粹是在單方面消費自我犧牲的道德感,絕食越久,意志越堅定,身體受苦越大,自我感覺越良好,越覺得自己值得他人的同情和認同,無非宗教式苦行受難而已矣。對有資源能力組織非純表述性政治行動的政黨來說,這不是兒嬉是甚麼?

 

筆者不去猜度是次絕食參與者有無借絕食謀求「政治資本」的意圖 (反正從結果而言也得不到甚麼),但單是基於絕食的性質就無視處境地深信自己的行動有意義,那絕食的意圖就只不過是消費受難的道德感而已。如果是一腔義憤公義狂熱的社運青年忽然這樣跑去絕食,都還情有可原,因為我們還會願意相信他們確是「冇普選毋寧死」的一群,但由這些於政界打滾良久的泛民中年帶頭發起,就算是真心膠,他們也無非是真心地消費那虛幻的偉大感覺而已,一把年紀,更顯幼稚。

 

相關文章:
不與左膠團結系列(3):永無止境的受難想像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4/04/2014,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