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醫學院成功爭取的身份證

faculty of medicine

上一篇文章對非法入境醫科生戶籍的推測,離事實大概也十之不離八九了,筆者這次一於再來一個推測,嘗試提供多一點角度,想想事件的意義:

 

一名非法入境者之所以能水鬼升城隍獲酌情權得身份證,全因港大醫學院替她成功爭取。

 

逆地而處,換轉你是入境處,每年面對成千上萬的非法居留人士,會否這麼容易就行使酌情權,隨便讓一名非法入境者變成香港合法居民?執法不近人情就聽得多,我們又何時聽過負責把關的入境處會這麼好相與,為讓非法居留的人能入讀大學而主動頒予居留權?

 

同人唔同命,關鍵在於背後有無一個有牙力的靠山。這所「擇優而取」的頂級學府,取錄了一位DSE名列前茅的學生,入學程序辦妥,卻發現原來是非法居留的,按規定不能就讀,醫者父母心,於是替她「進一步了解」,「按既有程序向入境處查詢」。堂堂香港大學,還要是李嘉誠醫學院,想收一位學生,但她拿「行街紙」,問入境處有沒有解決方法,或能否行個方便,相比起甚麼社工、非政府組織代表,終日替甚麼受政治迫害走難來港的難民或酷刑提請者爭取權益,得到的回應自然是正面得多。2013年8月收生時發現問題,找入境處商討一下,幾個月下來就有定案,14年1月就有身份證了,效率之高,可能連申訴專員公署都要跌眼鏡。

 

知識改變命運,尤其讀醫最能改變命運,行街紙變身份證,越南難民等廿年都未必等到。當然這些機會也不是屬於印巴裔學童的,因為以中文為母語的華裔非法入境者在香港考DSE,早已先比那些「非我族類」嬴在起跑線上了。

 

想要身份證,如何入境不重要,只要別像「外族」一般不懂中文 (中文科有普通話卷的,放心),考好公開試,就有最高學府替你爭取,哪位教授,給也許是以前的中學或大學同學的入境處高官,撥個電話,說有位學生,成績優異,但入境身份上有一點障礙,問有無辦法,這一問,正是比再多的社工、NGO努力都更要有效和快捷的辦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7/04/2014, in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