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4

切J無助女性主義

圖片來源:寰雨膠事錄

圖片來源:寰雨膠事錄

女性主義的困局,筆者多次強調,乃「條春累事」。有春者佔據主體的位置和表述世界的權力,將其他性別他者化和邊緣化。既然條春累事,很自然就會有人問,只要J數一刀清,一切解千愁,豈不就能解決女性主義的問題了?雖然筆者也無意要特別去維護自己的陰莖,但這種想法有致命的錯誤 (與會否流血不止無關),因為就算安全地移除下體,也還是阻止不了已切下來的東西繼續累事。

 

先不說讓全世界的男人「淨身」乃不切實際的妄想,如果有陰莖和沒有陰莖之間涉及一種權力關係,那麼「有陰莖可切」和「沒有陰莖可切」之間也是一種權力關係。男性生下來就有J可切,賭J只能是高登巴打 (包括紅字巴打) 之間的遊戲,絲打即使想參加也不行,因為根本無J可賭。(當然非洲和中東有極不人道的FGM,但不像男性一般閹了後會被視為不完全,那些受害者仍會被視為完完整整的女性。) 切J解決不了條春累事,因為切J本身就是有J者獨有的權利。

 

所以如果要循此途徑解決條春累事的問題,就不是要男人切除陰莖,而是要所有人天生下來就沒有陰莖。當然這比集體切J更要天方夜譚,但其匪夷所思,正是女性主義難以打倒所謂「父權社會結構」的問題癥結所在。(又,不要拿SOCI1001的理論來說筆者分不清sex和gender,沒有sex的話,認知上gender不會有masculine和feminine的概念。) 對女性主義來說,條春累事,就因為它存在於世上,衍生性別權力關係,而我們束手於沒辦法令它變得由一開始就不存在。

 

然而,以上分析有一重要盲點,而這盲點也許正是女性主義的出路所在。筆者於上文以有沒有陰莖和有沒有陰莖可切辨別兩性和解釋性別權力,彷彿男女之間就是有J與冇J之別。但如此娓娓道來時,女性的性器官到哪裡去了呢?男女之間,不止陰莖之有無,還有陰道之有無。我們慣於述說「女性沒有陰莖」而不談「男性沒有陰道」,以陰莖之有無而非陰道之有無作為辨別兩性的準則,這種思考惰性,藉直覺上「有」比「冇」好的觀念在認知層面上建構了最難以動搖的性別權力關係:女性天生下來比男性缺少了陰莖。缺少乃常態的偏離,潛台詞就是男性是人類的正常形態,是故英語中的「man」可解人類。在認知上否定「男性天生下來比女性缺少陰道」這一敘述角度,才是條春累事的根本原因。

 

其實除了陰莖之有無以外,還有不少聽起來客觀的描述都隱藏著男性本位的視覺,如「性能力」 (女性何時才算有性能力?)、「男人最痛」(那甚麼是女人最痛?)等字詞就是一例。對此,「性別觀點主流化」稍窺其末,不見其本,只著重實際議題 (如女廁廁格、電梯玻璃) 而忽略了更根本的、訊息的認知和表述。女性主義如要挑戰現時的性別權力框架,實應從人們最根本的認知邏輯著手,讓女性以自己的身體自豪絕不足夠,還必須宣揚「男性身體乃女性身體的缺失和偏離」(即「缺少陰道」)的論述,這樣才能真正擺脫終日以「父權」為念的困局。

 

不以條春認知男性,是令條春不累事的唯一辦法。

Advertisements

佛誕網絡文化

buddha birthday

佛誕,高登重要節日,其於香港網絡界受歡迎程度可能高於聖誕,因為一眾毒男 (包括筆者) 無須苦於被旁人放閃,又或是意識到自己的單身又已一年。同為宗教人物誕日,相比於聖誕,佛誕是這樣一個節日氣氛不甚濃厚的節日,「每逢佳節上高登」,但佛誕不在這佳節之列。

 

佛誕跟高登、以至香港網絡界的關係,在筆者看來,深具偶然性,是數個巧合碰撞起來的文化現象:

1. 《F5潮文》末句「點撚知我禁撚到佛誕都仲未有野出」,佛誕的突然被提及,兀突卻具體,讓佛誕的存在感透過潮文的回帶深種於網民心中。末句提及佛誕,大概基於中段的「我拆開聖誕老人送既禮物」,佛誕跟聖誕,同為宗教節日假期,亦僅一字之差,更帶出時間推移。此種巧妙,也是這篇潮文有趣和吸引人回帶之處。

 

2. 高登和香港網絡界普遍反耶,聖誕於香港社會的宗教意義雖已消失得七七八八,但每年還是有不少教會人士借聖誕傳教,令人煩厭,間接促使網民尋找能與聖誕抗衡的文化依據。以華人傳統宗教對抗耶教,以慶佛誕抗過聖誕,正是這種文化抗衡的體現。

 

3. 高登煩膠「老衲」和「貧僧」,刻意以佛門中人作網名出位地大談佛門所不容之事 (如吃狗肉),引發二次創作,佛教自然也就成為創作的主題的一部份,結果就是佛教在高登網民心目中的存在感得以進一步提升,而佛誕作為此宗教於香港最廣為人知的慶祝節日,與網絡文化的關係也間接地變得更密切。

 

4. 高登名人「無敵神駒」創作一系列華人傳統節日歌曲,其中改自《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的《高登佛誕歌》最為膾炙人口,「如來佛都佛你」一句廣為網民傳頌,此曲也可謂包括《罪與佛》一系列歌曲在內佛教二次創作歌曲的的先聲。有網絡歌曲「玩膠」慶祝,自然又增添了佛誕的網絡文化意義。

 

佛誕於香港網絡界的興起,由此看來,主要跟其能於文化上與聖誕相對、抗衡有關。佛誕與聖誕的對立,背後是一套以華人傳統節日質疑西方節日 (特別是宗教節日) 是否具有「節日」的一般代表性的策略。當然,佛教在香港網民心目中的存在感和地位,也是佛誕會從云云華人傳統節日中脫穎而出成為這文化對抗策略代表的原因。

 

身為本土派,筆者稍有擔憂的是以華人文化體系作為文化抗衡的依據,會否不自覺地成為鞏固大中華思想的同謀。然而,佛誕的網絡化 (或「膠化」),某程度上也可視為對這華人傳統節日的本土化,透過將佛誕從其本意剝離,衍生出在其他華文地區看不到、根據其傳統理念也難以理解的活動,也未嘗不是最形象化的本土特色。如果是這樣的話,如何將佛誕網絡文化鞏固、推演成更具廣泛性的本土節日文化,就是值得本土派考慮的文化策略。

非法入境醫科生事件跟進 – 入境處的電郵回覆

betty_wong4
原查詢電郵請參考《向入境處查詢Betty Wong事件電郵範本

謝謝你的電郵。

根據《入境條例》,被截獲的非法入境者須被羈留以接受調查及等候遣返。在遣返前,有關人士返回原居地的安排必須得到其原居地當局確認。此外,入境事務處處長可根據《入境條例》第13條,批准個別人士留港。但鑑於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及在其原則的規範下,恕本處未能就個別個案提供背景資料和作出詳細評論。

至於被獲准以擔保代替羈留的非法入境兒童因特別原因未能在短期內被遣送離境,並欲在港就讀中、小學,他們須向教育局提出申請。教育局在處理有關申請時會向本處諮詢。此外,大專院校在收生過程中,亦會就個別申請人的留港條件諮詢本處。本處會因應個別個案考慮所有相關情況作出評論並通知教育局或有關院校。在諮詢本處後,教育局或有關院校會為有關人士的就讀申請按個案情況作出决定及安排。

謝謝你對此事的關注。

入境事務處處長
( 王雨筠 代行)

幾個重點
1. 「在遣返前,有關人士返回原居地的安排必須得到其原居地當局確認」,黑市人口如何獲當局確認?入境處即變相承認遣返無戶籍人口有明顯的行政困難
2. 入境處算是解釋了處理非法入境兒童入讀本地學校時的基本程序。
3. 「本處會因應個別個案考慮所有相關情況作出評論並通知教育局或有關院校」,即未有回答發予身份證的考慮因素和法律是否容許大學取錄非法入境者入讀UGC-funded programme。

筆者當然不會就這樣罷休,已再去信追問。如有任何消息,會再作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