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網絡文化

buddha birthday

佛誕,高登重要節日,其於香港網絡界受歡迎程度可能高於聖誕,因為一眾毒男 (包括筆者) 無須苦於被旁人放閃,又或是意識到自己的單身又已一年。同為宗教人物誕日,相比於聖誕,佛誕是這樣一個節日氣氛不甚濃厚的節日,「每逢佳節上高登」,但佛誕不在這佳節之列。

 

佛誕跟高登、以至香港網絡界的關係,在筆者看來,深具偶然性,是數個巧合碰撞起來的文化現象:

1. 《F5潮文》末句「點撚知我禁撚到佛誕都仲未有野出」,佛誕的突然被提及,兀突卻具體,讓佛誕的存在感透過潮文的回帶深種於網民心中。末句提及佛誕,大概基於中段的「我拆開聖誕老人送既禮物」,佛誕跟聖誕,同為宗教節日假期,亦僅一字之差,更帶出時間推移。此種巧妙,也是這篇潮文有趣和吸引人回帶之處。

 

2. 高登和香港網絡界普遍反耶,聖誕於香港社會的宗教意義雖已消失得七七八八,但每年還是有不少教會人士借聖誕傳教,令人煩厭,間接促使網民尋找能與聖誕抗衡的文化依據。以華人傳統宗教對抗耶教,以慶佛誕抗過聖誕,正是這種文化抗衡的體現。

 

3. 高登煩膠「老衲」和「貧僧」,刻意以佛門中人作網名出位地大談佛門所不容之事 (如吃狗肉),引發二次創作,佛教自然也就成為創作的主題的一部份,結果就是佛教在高登網民心目中的存在感得以進一步提升,而佛誕作為此宗教於香港最廣為人知的慶祝節日,與網絡文化的關係也間接地變得更密切。

 

4. 高登名人「無敵神駒」創作一系列華人傳統節日歌曲,其中改自《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的《高登佛誕歌》最為膾炙人口,「如來佛都佛你」一句廣為網民傳頌,此曲也可謂包括《罪與佛》一系列歌曲在內佛教二次創作歌曲的的先聲。有網絡歌曲「玩膠」慶祝,自然又增添了佛誕的網絡文化意義。

 

佛誕於香港網絡界的興起,由此看來,主要跟其能於文化上與聖誕相對、抗衡有關。佛誕與聖誕的對立,背後是一套以華人傳統節日質疑西方節日 (特別是宗教節日) 是否具有「節日」的一般代表性的策略。當然,佛教在香港網民心目中的存在感和地位,也是佛誕會從云云華人傳統節日中脫穎而出成為這文化對抗策略代表的原因。

 

身為本土派,筆者稍有擔憂的是以華人文化體系作為文化抗衡的依據,會否不自覺地成為鞏固大中華思想的同謀。然而,佛誕的網絡化 (或「膠化」),某程度上也可視為對這華人傳統節日的本土化,透過將佛誕從其本意剝離,衍生出在其他華文地區看不到、根據其傳統理念也難以理解的活動,也未嘗不是最形象化的本土特色。如果是這樣的話,如何將佛誕網絡文化鞏固、推演成更具廣泛性的本土節日文化,就是值得本土派考慮的文化策略。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6/05/2014, in 其他.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