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於戴耀廷法治理論的佔領中環運動

(原刊於本土新聞,文章分段與刊登版本稍有不同)

親中派反對佔領中環的口號,不外乎近日反佔中簽名的「反暴力」,以及民建聯的橫額上的「保法治」。對「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說「反暴力」,一方面反映張 (周) 融的水準,另一方面卻也反映佔中運動的宣傳是何等失敗,至此未能消解大眾對運動的暴力想像。但筆者更在意的是那早已一而再再而三被討論的、佔中與法治的關係。誠然,對「佔中破壞法治」這指責的反駁,俯拾皆是,但論點來來去去都是「法治不止是守法」,然後就是中學通識科水平的「法治是甚麼」的解答。

 

所以至今對佔中破壞法治的反駁,始終走不出佔中運動的官方論述:「這違法行為是要為了令法律更加公義,所以不與法治違背,更是要去實現更高階的法治,是符合公義的法治。」「更高階的法治」,對筆者來說刺耳非常,但對各讀過DSE通識科的學生來說自是熟悉不過──法治有四個階段或層次,以「以法達義」為最高層次。這套法治理論,問題極多,雖然詳細討論其於學術上如何站不住腳,並非本文篇幅所能涵蓋,但即使只以佔中為切入點,這法治層次論的似是而非,我們還是可見一斑。

 

首先,說法治有四個層次,看起來是一個具普遍性的理論,可惜一應用於佔中之上,即告穿崩。「以法達義」之下的那個層次叫「以法限權」,再下面的叫「有法必依」,那麼如果佔中是要「去實現更高階的法治」,那麼佔中應該是要令香港從「以法限權」的層次上升到「以法達義」,又或是從「有法必依」上升到「以法限權」。可是整場佔中運動的過程與目標,說穿了根本與「以法限權」沾不上邊,法治層次論的應用或挪用,純粹對那空泛的最高層次作穿鑿附會,根本無法依據每一個法治層次的特徵有系統地論證「更高階的法治」的實現,而只反證了那些所謂層次其實不具普遍性:當應用對象是公民抗命時,往往只是以「以法達義」合理化對個別「不公義」法律條文的挑戰,但卻不會有人覺得該些法律條文本身已經達到「以法限權」這個層次。換言之,雖說是四個層次的法治,每一個層次的可應用範圍卻其實不盡相同。有如此結構性缺陷的法治層次論,不要也罷。

 

但更嚴重的問題是,以法治層次論解釋佔中符合法治之所以無力,是因為根據此理論法治根本很難被違反或破壞。在法治層次論中法治不是有無的問題,而單純是層次之別,所以即使中共漠視再多法律,戴副教授根據其理論仍不會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法治,而只會說它停留在最低的「有法可依」的層次。我們常理上認為是違反或破壞法治的行為,在法治層次論中其影響只是令法治的層次滑落,因此一個社會幾近無可能「喪失」法治;反過來說,再多的尊重法治的行為頂多也只能「提升」我們法治的層次,而不可能從無到有的實現甚麼普世價值。如此不著邊際的說法治層次的上升和下滑,自然難以切中肯綮,說服一般市民佔中無損法治。

 

其實只要避免濫說甚麼「市民法治意識」,把法治說得像是生活態度一般,循其概念根源讓法治回歸其作為憲制特徵的本質,就已能清晰簡潔地說明為何佔中這類公民抗命無損法治:法治所著重的是法律對公權力的規範,而非平民守法與否;相對於違反法律人數的多少,執法是否有效和公正才是衡量法治的準則。只要公民抗命者理解並願意承擔抗命的法律後果,執法機關對抗命依法處理,而法律責任仍然由獨立的司法系統定奪,法治就不會受到任何破壞。這簡潔的回應,無需離地的公義概念,更不必說甚麼法治的層次。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9/07/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