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自由意志系本土派的困局

筆者於political compass中顯示的政治立場

筆者於political compass中顯示的政治立場

本土派雖然日益興盛,但任誰也知道我們這群名為本土派的,很多時候相互未必怎麼視對方為同一陣線,亦覺得其實沒有甚麼強求團結的需要,各有各做就算。單是筆者兩年前提及的文化溯源問題──到底應以甚麼作為香港的文化體系根基──就至今仍是不同本土派人士之間的一條鴻溝。但本土派的內部分歧從不止於此,在香港人身份的建構上,到底是否應以溯源式歷史論述為核心,抑或應更著重文明程度差距或壓迫論述等其他角度,其實仍莫衷一是。最新滾熱辣的火頭是林鴻達對南亞裔人士參加反佔中遊行的評論所引起的爭端,問題根源仍是本土派在如何看待在港非華人一事上的分歧。

 

面對最近推出「歧視條例檢討」的平機會,包括筆者在內的一些本土派朋友可能會有感又愛又恨 (當中以恨居多)。我們當然反對平機會在諸多事件中偏幫中國人,更反對藉修訂《種族歧視條例》給予入侵、殖民香港的中國人更多的保障;但我們當中撐同運、支持性別平權的亦大有人在,在這些議題上跟平機會可說是同一陣線。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自不在話下,筆者這種自由意志女性主義者更絕對支持多元成家和性解放。性別平權和自由背後的普世價值不必是左膠眼中的去處境式平等,其在地應用不一定反對本土優先和維護本土價值,更必然反對中國的殖民同化。

 

問題是,面對平機會綑綁各歧視條例的修訂檢討,並同期推行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立法研究,筆者只有強大的挫敗感,不知該如何說服本已性保守的香港人反對擴大《種族歧視條例》保障中國人但同時支持《性別歧視條例》修訂和性傾向傾視立法,(更遑論令他們理解為何應平等對待南亞等少數族裔而只排斥中國人,甚至支持外傭居港權而同時反對單雙非)。在這個有香港特色的平機會面前,當一個全面保守的本土派,反對整個歧視條例修訂檢討,往往比當一個自由意志系本土派容易。

 

一些本土派Facebook專頁,總是喜歡找機會將中國的女性貶為妓女,以示中國人的「男盜女娼」。面對這些以廉價性保守論述攻擊中國人的專頁,筆者有時實在不知該如何自處:此時此刻,香港人應當鄙視和敵視中國人,但原因不在於他們較香港人低等,而在於他們對香港的入侵和殖民。困局是,那些專頁的說法有市場是因為符合香港人直覺上的性保守,若正面反駁它們的做法,解釋不應針對中國女人而應只針對中國人,客觀效果只會是模糊立場焦點,分散香港人的注意力。理性討論無力,在意識保守是沒人敢說出口的主流特徵的香港人面前,實在無力。

 

嘮囌發完,以上並非筆者的投降書,對於認同性別平等或自由意志主義的本土派來說,認清困局,是繼續堅守立場的條件。發展本土派內部的多元性,亦有助拓闊反中國殖民的政治光譜。在不互拖後腿的前提下,各有各做,似乎還是本土各派共存唯一的辦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9/08/2014, in 香港政治, 女性主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