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4

響應學聯呼籲,本blog罷工

blog_strike

非常時期,無閱寫評論之暇

筆者嚟緊會暫時轉注於幫網媒同Facebook組織報導同翻譯佔中即時新聞,盡量傳播佔中最新消息,所以嚟緊呢個星期唔會更新呢個blog,即使有文都可能會先比網媒出。

睇到呢段文字嘅你,請follow以下facebook pages以獲取即時資訊:
Hong Kong Columns
本土新聞
Hong Kong Democracy Now

其他有即時最新消息嘅網媒/pages亦請關注:
926政總現場消息發佈
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香港獨立媒體網
輔仁媒體
熱血時報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Advertisements

佔中層次論(偽)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oc_4levels

受戴耀廷副教授(副教授不是教授,港大跟從英式學院稱謂,非正教授的title不應是Prof.,近年來很多人弄錯,請緊記)的法治層次論啟發,小弟也根據他這兩年來的佔中運動發展,創一個「佔中層次論」,如有類同,實屬不幸。

 

1. 有佔可依 (existence of occupying)

自美國發生佔領華爾街以來,世界各地不斷出現佔領運動,掀起全球新一輪不合作運動的風潮。戴副教授受此影響,欲乘此勢爭取真普選,選址於作為香港政經中心的中環,提出「佔領中環」,呼應全球佔領運動,引起廣泛迴響。

 

2. 有佔不依 (non-reference to occupying)

跟全球佔領運動不同,佔領中環其實是「有香港特色的佔領」,商議式民主為先,直接行動為次,不是先佔領,再在佔領現場商討下一步行動,而是循序漸進地搞兩個商討日,參加者睇完readings,定出議題,再投票,有投票結果後再觀望一下,絕不會立刻進行佔領。

 

3. 以佔盜名 (deceiving with occupying)

當市民大眾質疑為何拖這麼久也還未有佔領,就拿商議式民主的高深理論出來做擋箭牌,反過來指責市民未有嘗試了解佔中的真正理念。這理念即佔中只是威脅,希望能施壓促成談判,並不是真正的佔領,所以人大常委否決被投票結果肯定的公民提名後舉行的「啟動」佔中儀式,也要和平理性合法,準時解散。

 

4. 以佔喪佔 (self-defeating occupying)

「佔中是為了不佔中」,所以近兩年來搞的大龍鳳,所消耗的士氣和資源,最後也不知是否會促使真正稱得上佔領的東西出現。而從機會成本的角度看,戴副教授感召了整個泛民一同加入討論佔中的籌組,佔用了民主陣營的大量資源和注意力,令香港失去了由其他支持民主普選的人提出、領導另一佔領行動的機會。用一個聲勢浩大但無所作為的佔中,扼殺更多佔領行動的可能,正是佔中的最高層次。

 

以上佔中層次論,跟戴副教授的法治層次論一樣,錯漏百出,粗疏非常,連英文也只是求其亂譯,稱不上真正的理論,所以笑笑就好──如果在看見萬千中學生被他的法治觀洗腦、民主陣營的士氣被他的佔中運動嚴重消耗下,你仍然笑得出的話。

老中青聯合抗爭 跨世代安守本份

全文刊於《本土新聞

那不知所謂的「罷課不罷學」口號,當中安守學生本份的心態更是明顯。學生的本份是上課,所以連罷課抗爭期間也要繼續學習,對此還要很自豪地大肆宣揚,以各教授的校外講課作賣點,完全反映了組織者潛意識中「學生故意不上學就有原罪」的主流思維。如果我們聽到罷工工人特意強調自己在罷工期間會繼續鍛煉工作技能,以保持生產力,大概會不禁訕笑,笑他們始終撇不了奴性,這奴性卻正是那群學生領袖有意無意地呼籲大家可引以自豪者,其無知,或被文化權力結構統攝之深,如何不教人心寒。(節錄)

佔中的「老屎忽」霸權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原圖來源:本土新聞 文字為本人所加

原圖來源:本土新聞
文字為筆者所加

中國人大常委封殺香港普選同日,佔中運動跟其合作團體一同宣佈「啟動」佔中,台上放三個大鼓,三子隨便敲幾敲,道出了這年半以來整場佔領中環運動所謂何事:「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由一開始的說要跟特區政府談判,漸漸變成只是對中國政治決定的回應,甚至到中國已決定濫用主權落閘,仍只有一場九時許準時散場的「啟動」儀式。

希望有真普選的香港人老早就很想知道,到底何時才會真正開始佔中?戴耀廷和陳健民給出的答案,卻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涼氣:為免因串謀、煽動犯罪而被警察有理由在佔中開始前將他們拘捕,影響佔中部署,確實日期未能公佈。對這樣的答案,最直接的回應是:
Tsangwordp1

佔中可能犯法,搞手和參加者早已有被捕的覺悟,那在參與前或後被捕又有何分別?搞手參與前被捕,不是更能引發眾怒,增加佔中人數嗎?說穿了,這佔中三子,挾佔中發起人之名,在運動已有多方願意共同組織參與的當下,仍視自己為運動的核心,彷彿在正式佔領前失去他們,運動註定失敗似的。要不影響部署,其實唔難,只要預備好代替他們三人主導運動的人,那麼即使他們成為佔中開始前就先因串謀、煽動犯罪而被捕的祭品羔羊,佔中仍可在新的主導者下(更)順利進行。這群無甚建樹的「精神領袖」,此時此刻,率先犧牲可能才是最大的貢獻。

有七月二日「預演佔中」的實績可循,學聯和學民思潮絕對有能力在佔中上擔當主導角色。面係人哋比,假係自己丟,學生們尊重這三子是有名望之人,處處協調,他們卻跟真普聯、民主黨之流依舊搞民主運動的「老屎忽」霸權(這方面民主黨當然經驗豐富),在那不知多少方的聯席會議中不斷拖學生們的後腿,把佔中弄成鬧劇。

當然,霸權的意思是,連被壓迫的一方也覺得自己的下場理所當然。不是最初發起人的學生,怕背負「奪權」的污名,不敢成為佔中的主導者,而只敢「安守本份」,發動很適合學生的罷課來「配合」民主老屎忽們的部署,又是一個八、九十後社運原罪系列。欠缺社會經驗的學生未夠資格主導全港性民主運動,只能販賣道德純真,所以連反國教最後也要由「家長關注組」加入帶領,如此八、九十後原罪思想霸權正是佔中被「民主大粒」挾持,落得一事無成的原因。

 

香港大學學生會第一次罷課聯合會議

香港大學學生會第一次罷課聯合會議

單就佔領運動來說,希望在學生,但那些學生領袖現在卻只能把精力轉移到籌備「符合學生身份」的罷課之上,何其浪費,何其可悲。回頭是岸,佔中三子還是及早交出領導地位和權力予學生,公佈佔中日期然後身先士卒被捕,當一隻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祭品羔羊,發揮最大的道德感召,佔中將會因此更多人參與。不要再沉醉於自己在史詩式佔領場面中被捕的美好想像當中了,虛耗了香港年半寶貴光陰的你們,沒有這個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