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場的自我實現預言

evacuation

在清場與不清場之間,其實有很大的空間──純粹視乎你怕不怕清場。

 

今天接連有教育界人士呼籲學生注意安全,盡快離開集會場地,明顯是收到甚麼內部消息,指將有暴力事件發生。當然,可以有內部消息傳出來而又傳得到去教育界人士耳中的暴力事件,不會是黑社會搗亂,而只能是警察清場。先有各大學校長聯合聲明,繼而有教協宣佈復課,再有羅致光電郵中的聲淚俱下,整個教育界就此瀰漫著肅殺與不安,「怕學生出事」的情緒就能蓋過一切,而且會報來各界對其以莘莘學子利益為重的認同。

 

在此時在加之以689、李慧琼和新聞行政人員協會的呼籲,就好像有一個限期,限期到了場就一定會清似的,好像無論你做甚麼,都改變不了。他們都說這個場要清,就真的是要清,一定會清得到,所以與其被人用武力清,倒不如和平自清。

 

如果一來,限期一到,場果然就清了,不費吹灰之力,一夜銷兵。

 

同樣的招數,過去一個星期這個港共政權其實一直都在用。從最初的說出水炮,到前兩天的公然偷運武器進政總,原理都是一樣,就是製造恐懼情緒。如此消息從內部傳出,也許不是虛張聲勢,也許這個港共政權真的有考慮過全面武力鎮壓,但最終都沒有付諸實行。唯一一次的例外,是催淚彈,而結果如何,大家有眼可見。

 

如此整個「內部消息」的運作原理就是,任由初步計劃內容的風聲洩露出去,像病毒一般以人傳人方式散播,但最重要的是散播之後消息來源仍可以核實,那麼你就會深信不疑,戰戰競競地繼續將消息傳開去。因為面對來源能被核實的消息,我們很容易會以它將會被實現為前設去思考,思考如何在這前設下減低傷害或損失。

 

但事實往往是,這個初步計劃會否實行,很多時都視乎消息傳出去後大家的反應如何。換言之,該消息內容並非以必會實現為前提傳出;恰好相反,它會否實現,或傳出消息的目的能否達到,完全取決於消息接收者的反應和態度。

 

面對可靠內部消息,我們往往假設了自己已處於被動,任人宰割。那些教育工作者絕不是壞人,他們絕對真心地關心學生、不希望學生受傷,才呼籲撤離,但港共政權正正就是要利用這種真心,因為真心者的風險估算能力最低。他們所不會想到的是,原來我們絕非被動,港共政權要做的,正是透過讓我們以為自己已處於被動,而將之化為既定事實。

 

因此,清場消息會否成真,純粹視乎大家是否覺得它會成真。至此如果還有人害怕,那就不妨回想一下,催淚彈的那一晚──強行實現預言,必付沉重代價。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05/10/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