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只顧佔領者」的學聯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IMG_20141023_185906[1]

香港大學的陳祖為教授在報章和電視新聞中表示,學聯的決定只顧及佔領者的意願,忽視全體公眾的取態,感到相當失望。此中話裏玄機,簡直一言驚醒夢中人:全因學聯「只顧佔領者」,才有急流勇退的政治勇氣,及時於昨日擱置備受各方批評的廣場公投。

包括佔中三子和泛民在內的老一輩民主派,也許真的老了,路徑依賴得太多,早已有意無意地失去了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由佔中三子發起、原定於昨日舉行的廣場公投,顯然是欲為「光榮撤退」鋪墊漂亮的下臺階。可惜因反響太大,而學聯又表明不會因公投結果決定去留,才導致議案內容一改再改,難看非常。

於箭在弦上之降撤回公投,亡羊補牢,深信學聯在背後所需的勇氣和艱辛,實在非比尋常:不僅需要安撫一眾「跟車太貼」的支持者,更要抵抗一群師長輩「溫和派」不斷慫恿撤離的壓力。故最終能迫使佔中三子同意擱置公投,當中的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學聯諸位同學也許確實是太顧及各位佔領者了,感情用事,不理性得忘卻了政治乃妥協的藝術,因為他們只記得,遮打革命的出現,全因許多香港人不肯妥協。他們大概仍有一絲理想主義在胸腔,故不會因民情報告這種小恩小惠式的讓步而感覺良好,視之為退場機制結束佔領。

基於預計不會得到更多而向現實低頭,動輒「顧全大局」,是成年人的世故。是以陳教授會說「政府行了一步,學聯就說『你行多兩步三步我才再作決定』,我覺得這有少少不是太理想」;但正因學聯和一眾佔領者不肯世故,拒絕無力感統攝下的理性,香港人才可以在這短短一個月間,一次又一次地撼動世界。

擱置了為佔中三子炮製授權的廣場公投,或多或少都已惹來「溫和派」的不滿,公開批評有之,暗中施壓有之,學聯在這些理應是「自己人」的夾擊 (或夾實) 底下,今後的路大概不好走。但各佔領區的市民眼睛是雪亮的,也許「學聯不代表我」,但這不等於我們會對學聯受壓袖手旁觀。學聯不必是盟主,但肯定是盟友。所謂命運共同體,當下即是。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8/10/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