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築依賴,恃寵生驕——被捕法律支援組的墮落

arrest

一名被捕法律支援組成員的自辯

 

想當初大家因冒被警察拘捕的風險而站出來抗爭,有人成立被捕法律支援組以保障被捕人士的法律權利,值得讚賞;可悲的是,也許權力使人腐化,這個因貢獻漸多而日具影響力的支援組日前竟公然拒絕為衝擊立法會後被捕的示威者提供協助,就因為他們主觀地認為該些示威者的行動與他們單方面認定的運動理念和性質不符。

 

這種自恃義務提供重要服務就擁權自重,借自身影響力論斷他人的行徑,只能以無恥來形容。其無恥者,不單在於多番強調自身的勞心勞力以遮掩公私不分、瀆職的事實;更在於在被捕法律支援已成為佔領人士預期可得之協助的當下,忽然展示拒絕提供援助的權力,借法律支援的重要價值打擊行動理念不同的參加者。

 

佔中秘書義工兼被捕法律支援組成員陳玉峰的Facebook status

佔中秘書處義工兼被捕法律支援組成員陳玉峰的Facebook status

筆者對此種無恥行徑特別深痛惡絕,因為這跟中國殖民、馴化香港的行徑,如出一轍。被捕法律支援組先確立其單一服務提供者的地位,再以拒絕提供服務打擊激進行動者,跟中國向香港供應糧水(甚至電力)等必需品以逐漸掌握其命脈、加以要脅的陰謀原理相同,都是藉構築依賴令接收的一方在利益提供者面前變得失去議價能力,鞏固兩者之間的權力不對等。

 

在抗爭很有可能違法的前提下,被捕後的法律支援某程度上是必需品。不過本來無一物,即使一開始就沒有被捕法律支援組,遮打革命的自發參加者大概不會抱怨為何沒有免費的法律援助。但不提供尤自可,一旦有人義務支援,參加者就會預期將在被捕時得到這些「同路人」的支援,此乃人之常情。因此,在預期會有這種法律支援的情況下援助申請被拒,對被捕示威者來說就必然是雙重打擊,因為這是對因抗爭而被捕的人,最赤裸裸的出賣。

 

在這個被捕法律支援組認定自己有權力去拒絕為個別佔領人士提供援助的那一刻起,他們已是一群藉義務援助之名,構築依賴以建構自身權力,再挾權以發揮自己政治影響力的無恥之徒。因意識到自己的貢獻和重要性而恃寵生驕,終至變質而腐化,如此一段可悲而濕滯的義工墮落史,實在值得所有遮打革命的參加者引以為戒。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1/11/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Comment.

  1. 今日大會拒絕法律支援
    聽日可以拒絕急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