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聰早已為行動「升級」,幾時輪到石小姐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nathan1

陳雲對石佩妍小姐於金鐘發言時的照片說了一句「行動果然升級了」,石小姐立刻回應指這是「嘲諷我的胸部」的「性暴力」,目的是「嚇怕參與社會的女性,意圖使她們不敢再提社區工作」。也許陳雲的確意在胸部,但如果男性刻意提女性的胸部大小就是性暴力,那麼為何當一眾女士們大讚聰聰的胸部時就不是性暴力?

nathan

如果我們接受hehe團連同對男性性幻想的腐文化於遮打革命中的存在,「物化」男性就是遮打革命的一部份。對聰聰那緊身衣下的身材大肆評論,正是「物化」男性最赤裸而直接的例子。為何評論女性身材就要大加譴責,評論男性身材卻是盛襄善舉?

 

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筆者可以說,此雙重標準,歸根咎底,是男性主體性的文化霸權。霸權的意思是,連被客體化的一方──女性──都接受自己是「性」底下的客體。因此不論男女,都傾向覺得只有女性會因與性有關的行為和言辭而受害,是故同樣是「物化」的身材評論,男性會覺得與性無關,能一笑置之,而那些女性評論者亦會如此覺得他會一笑置之;相反同樣的評論女性卻被社教化至會覺得是具惡意的嘲諷,感到受冒犯,覺得是「性暴力」。

 

筆者相信那位石小姐也許是真心覺得受到冒犯,但對筆者來說,真正的問題在於會令她覺得這是一種冒犯的性別觀念。在當下的性別權力架構下女性無疑比男性更容易遭受性暴力,但對筆者來說女性因依賴受害者思維、假定自己的「弱者」身份而成為鞏固這性別權力架構的幫兇卻是更難被正視和解決的問題。為男性對女性的一切關乎性或身材的評論自動添加惡意,再下意識感到是「性暴力」而憤怒,繼而訴諸「物化」論述,本來就是一種附庸於當下性別權力架構下的思維。

 

要解決這問題,達致男女平等,方法有兩個。一是包括石小姐在內女性真正的為自己的身體自豪,不再視自己的身體為可被他人透過評頭品足而造成侮辱、傷害的途徑或對象,即消除「性」能輕易傷害女性的想法。二是令聰聰恥於自己的胸肌被品評,令Alexter、Joshcar會因成為女性的(性)幻想對象而感到羞恥,使他們不敢再提社區工作。也許後者會令一眾腐女們更為興奮,但筆者在這兩個方法之間保持中立。

 

伸延閱讀:
賭客《雨傘下的性/別二三事》(輔仁媒體)
逆嘶亭《那是female gaze,不是male gaze》(輔仁媒體)

 

相關文章:
性別觀點主流化的兩難
黃子華魚蛋論對女性主義的啟發
打字練習 (二)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4/11/2014, in 香港政治, 女性主義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