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自己是i-cable的泛民:論寬頻兜客式的深耕細作

佔中三子連同泛民那一心結束佔領、造就光榮退場的陰謀,早在學聯十一月三十日升級失敗後就表露無遺。「深耕細作」四字,作為退場的語言偽術,矯揉造作,加上樣的問題,由戴耀廷口中說出,整個畫面讓人倒抽一口涼氣,看完後短期內都無需再入戲院睇鬼片。

「深耕細作」,之所以無恥,不單是因為它抹殺了過往地區工作的存在,以及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家長、精英啟蒙心態,更要命的是它那種跟經營寬頻業務一樣的邏輯:只顧吸收新客,不理舊客死活。

寬頻收費,新客優惠永遠比舊客多是常識吧。因為舊客可能還有幾年約在身,又或者被睇死唔會cut,有些甚至連每月實際繳費多少也已經不清楚,簡而言之就是已肉隨砧板上、每月乖乖上繳月費的魚腩,跟一眾潛在新客戶相比,寬頻公司自然是不願多理。深耕細作背後,泛民和佔中三子之於一眾遮打革命的參加者,也是同樣邏輯──出來佔領的人被認定對爭取民主堅定不移,故在泛民的業務經營上已無需再多理會,而應將心力放在向非支持者「深耕細作」。

但遮打革命的參加者既不是只會投票遊行的魚腩,泛民也不是連希特拉都cut唔到的i-cable,這群無恥政客不去留住甘冒被黑警拘捕毆打而出來佔領的義士,而只顧去社區拉新客,佔領者最終必與之割蓆(如果泛民未有先下手為強去篤灰的話)。更甚者,因失望、灰心而離開的人,必更難再走出來,因為他們的冷漠,再不是出於無知,而是理解了那些所謂民主領袖的無恥無能。

說深耕細作的人,不但以自己比他人更懂民主價值的、赤裸裸的精英啟蒙心態自居,更妄自假定了佔領者皆會繼續支持民主運動,無需再花心思去留住他們。事實卻正正相反,這些遮打革命的參加者,親身佔領過,才最容易受到佔領區被清場的打擊而氣餒。那些「和理非」的所謂民主領袖無視佔領者的感受,搬出任誰也知道是藉口的深耕細作來轉移視線、轉移對象,彷彿佔領早應結束,佔領者爭取民主的方式不正確,應跟泛民走社區的和理非正確道路,根本是純粹的諉過佔領,落井下石。

可以無恥至此的泛民,可能真的以為自己是i-cable,睇死爭取民主的人永遠無法將它們擺脫。對這種不知進取,亦不知悔改的無恥政客,筆者這種極右派只能說,是時候讓它們,感受一下市場的力量了。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5/12/2014,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