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5

剛愎自用,光環失效——退聯議案通過因由略釋

withdraw_HKFS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在學聯發動其建制力量,兼動用大量人脈口誅筆伐的情況下,退聯議案仍能排除萬難,以二百餘票之險獲得通過,可謂奇跡。學聯老鬼及友好立刻論斷此乃中共動員之故,極盡無賴抹黑之能事,則在意料之中。依附社運建制太久,跟不上時代變遷,故而大找藉口以拒絕認知,沒甚麼好出奇。

 

中共動員支持退聯之說,其荒謬者,在於可信性比說中共動員反對退聯更低。共青團員叶小姐所屬的幹事會候選內閣「Smarties」,打正旗號反對退聯。除非硬要說共青團不代表中共,否則若中共有動員為叶小姐助選,在退聯議案的投票中,被動員的也會是反對而非贊成該議案。只有不願面對當下時局現實之人,才會可笑得把中共動員說成是退聯議案通過的理由,因為如果中共真的有動員,他們先要解釋的,是反對的票數。

 

退聯成功,發起整場運動的退聯組當然應記一功,但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他們的角色其實非常被動。真正為退聯帶來曙光的,其實是學聯自身和其友好——是他們的有恃無恐,使學聯走上敗路:

 

一、抹黑失敗,光環不敵

退聯組出現之初,學聯勢力不以為然,只以一如既往的共諜論將退論組打為中共派來的奸細,以為憑藉重提2006年的中共退聯陰謀就能輕易地令眾人相信今次也是中共所為。他們失算的是,梁振英會公開批評《學苑》和《香港民族論》,為退聯組中的前《學苑》編輯王俊杰和李啟迪添上不亞於學聯的光環,共諜論不攻自破,使學聯此仗全敗。事實上,有留意網媒報導的都可能知道,李啟迪是在港視集會時喝止陳璟茵搞分組討論的人,他亦是佔領期間金鐘天橋事件的參加者,直接迫使「大會」開放大台。學聯對這樣的人使用抹黑戰術,當然只會有反效果。

 

更甚者,相對於在港大先後任《學苑》編輯和學生會幹事卻無甚顯著建樹的周永康,其《學苑》下莊製作〈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專輯,又出版了因梁振英而風靡一時的《香港民族論》,在港大學生眼中隨時更具個人魅力。歷遮打革命失敗和有線訪問事件,周永康的光環早已所餘無幾,而學聯另一港大代表梁麗幗又刻意在退聯一事上保持中立,實令學聯最擅長的光環戰術也起不到效果。

 

二、剛愎自用形象日深

學聯在遮打革命後期連番失敗,卻仍死攬只懂拖後腿的佔中三子和五方平台,早已在學界中埋下不滿情緒,認為學聯不理年輕勇武行動者的意願,自恃有hehe團死忠fans就不理民意,只跟一群無心戀戰的老屎忽共事。至周永康先被《有線新聞》指假意升級乃為證明升級無用,後被《明報》起底指家境富裕,學聯仍不好好正視自己形象插水問題,而只顧發動友好去批評相關報導,仍抱持報導學聯負面消息就是死罪的心理,可謂無藥可救。

朋友閱後建議配圖

朋友閱後建議配圖

退聯組出現後,學聯及其友好仍只顧放大退聯組理據的漏洞,一味指同學未了解清楚學聯架構,這自恃資訊較多就高高在上的姿態使學聯始終無法對準問題癥結所在——不是退聯組理據充份,而是你學聯犯眾憎。想睇犯眾憎者仆街,從來無需理性或充份的理由,大家要的,是心涼的感覺。

 

三、以為退聯需要理據,離地萬丈

也許學聯是真心覺得退聯需要充份理據,所以才只顧反駁退聯組的觀點。將舉證責任偷運到他人身上,可以是一種辯論技巧,但港大同學也不是愚蠢的,退聯組提出的退聯理據不充份,不等於有任何理據要港大學生會繼續留在學聯。只懂攻擊退聯組,而忽視說服港大同學接受讓學生會留在學聯的理據,反映的就是學聯及其友好那「港大學生會是學聯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的心態,彷彿在討論上轉嫁了舉證責任,自己就真的再無責任。

 

陳倩瑩那段罵退聯支持者「垃_圾」的言論,當然是為退聯一方送彈藥。撇開陳倩瑩本人政治手腕和智慧特別差劣、從來都是左膠一方的負資產這事實不談,其言論其實正反映了大部份學聯支持者真心抱持「退聯理據不充份就不應退聯」的思維。可惜一來道理上應是學聯提出充分的「留聯」理據,二來對投票者來說情感上這投票本身就是為學聯在遮打革命中的表現評分。不去了解投票結果的因由,而只抹黑、責罵退聯組和投票者,學聯及其友好明顯是至今仍未明真正死因。

 

四、高登魔咒(?)

不知影響有多大,但無須多講,重點是王俊杰請找數。
withdraw_HKFS2

 

退聯公投獲通過,可說是反傳統社運者的一次勝利,本土派自是樂見其成。如果學聯仍然不知悔改,繼續跟老鬼、傳統左翼和泛民過從甚密,以為可自恃資訊和論述能力打壓反對者,離其眾叛親離、被從內策反而解散之日,也許不遠矣。當然,早對學聯絕望的筆者,還是會繼續狙擊。

 

政治升level 共青要選到

Smarties Facebook專頁截圖

Smarties Facebook專頁截圖

上一篇教大家食港大學生會花生的文章,有人以為只是曲線,其實不然。筆者確實是真心希望叶小姐成功當選,讓她一人跟「眀峯」其他成員組閣,而理由,絕不止於花生,更重要的,是「去魅」。

 

一句到尾,香港面對中共,一味以仇視掩飾恐懼不是辦法。如果人多勢眾的「眀峯」,面對一個身份已經完全暴露的共青團員,都無法利用學生會制度將之當玩具一般玩殘玩謝,甚至反過來被她一人操縱滲透,那很抱歉,在學生會必然會被完全捲進政治的現況下,這群人根本不應當選;而學生會這個制度的存廢,也是時候要正視。

泛民多年來的「建樹」,就是成功營做了一個「中共牢不可破」的形象,彷彿面對中共,香港永遠被動。「共產黨最高興」,背後正是一種敵人永遠高高在上、看透一切的心理。中共竊據香港主權,制度和資源上確實有很大的優勢,但現在派來的只是有如5lv鯉魚王一般的嘍囉,如果這樣也要擔心敵不過她背後的同黨和上線,那麼中共就會在我們的想像中永遠強大。

 

觀乎叶小姐身份曝光後的應對手腕拙劣,只懂扮慘搏同情和跟「莊友」在諮詢大會中上演一場連學聯也不如的退場大龍鳳,跟遊戲中新手上路區的練靶怪無異。難得有一個身份暴露而殺傷力相對地極低的中共嘍囉,可以讓一眾未來政治領袖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鍛煉應對中共的政治手腕,其實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更甚者,若「眀峯」眾人能成功在一年的學生會任期內將這共青團員玩殘玩謝,振奮大家士氣,也絕對有助改變香港人恐共的心理陰影。

 

而對港大學生,以至普遍香港人來說,將叶小姐長期置於鎂光燈下,也能像觀看Discovery Channel一般觀察共青團員在香港的活動生態,對了解敵人的行動模式甚有幫助。將共青團員當昆蟲鳥獸般觀察,是為香港之於中共「去魅」的第一步,改變香港人面對中共的被動心理。很陳雲地說一句:擺脫這心理上的枷鎖,對付中共時才有更多的政治策略可用。

 

當然,就算是去昆蟲館,也會有展館玻璃意外碎裂、昆蟲爬出來咬你一口的風險。政治沒有絕對的溫室,要進步,要升呢,總要背負些許的風險。事實是,即使肯定有同黨和上線在背後,叶小姐作為中共爪牙已是最容易對付的那種,連這也要怕,就請不要再碰香港的政治,回去玩泥沙或行山算了。

 

 

(後記:承蒙各位錯愛,上篇文連續兩日破本blog瀏覽紀錄。)
blog_view_6feb

港大學生會絕不告訴你的秘密!令選舉花生最香最脆的方法!

插粒「紅豆」入眀峯,你懂的

插粒「紅豆」入眀峯,你懂的

香港大學學生會選舉,睇政治立場?撼政綱?鬥福利?叶小姐自認曾為共青團團員之後,呢啲討論當然更加激烈啦。

無論係疑似本土派嘅「眀峯」定可能成筒都係紅色嘅「Smarties」,甚至相對低調嘅現莊同老鬼,都會叫大家喺考慮選邊個內閣時要認真理性考慮清楚。之但係,其實全部人都呃緊你,因為港大學生會選舉係逐個職位選,唔係成個內閣選。再重複一次,港大學生會選舉係選post,唔係選內閣。所以一有撼莊出現,就真係多多花生都唔夠派。

有投票權嘅你,絕對可以會長選「眀峯」,內副選「Smarties」,福利秘書選「眀峯」,康樂秘書又選返「Smarties」咁樣,令到兩個內閣啲成員焗住齊齊組莊,朝見口晚見面足足一年,保證花生源源不絕!

今次共青團殺到嚟,仲要扮話比人「迫害」,理論上梗係犯眾憎架啦。但喺共青團員之前,叶小姐首先係一個靚女。就係多咗呢樣野,即刻搞到一班反共狗公好矛盾,要喺對中共嘅痛恨同本能嘅誘惑之間苦苦掙扎。見大家咁辛苦,不如咁,小弟不才,諗咗個兩全其美嘅方法,就係投票時咁樣投:

HKUSU2015_2

既有疑似本土內閣,又唔會「迫害」靚女共青團員,仲有成年花生任食,簡直係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放一個共青團Soc Sec入去同對家組莊,喺學生會呢個制度入面困獸鬥,等大家好似睇Discovery Channel咁觀察下中共點樣滲透,真係諗起都興奮,唔駛叫法官大人。所以話,識投SU,一定係咁投,投共都冇得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