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愎自用,光環失效——退聯議案通過因由略釋

withdraw_HKFS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在學聯發動其建制力量,兼動用大量人脈口誅筆伐的情況下,退聯議案仍能排除萬難,以二百餘票之險獲得通過,可謂奇跡。學聯老鬼及友好立刻論斷此乃中共動員之故,極盡無賴抹黑之能事,則在意料之中。依附社運建制太久,跟不上時代變遷,故而大找藉口以拒絕認知,沒甚麼好出奇。

 

中共動員支持退聯之說,其荒謬者,在於可信性比說中共動員反對退聯更低。共青團員叶小姐所屬的幹事會候選內閣「Smarties」,打正旗號反對退聯。除非硬要說共青團不代表中共,否則若中共有動員為叶小姐助選,在退聯議案的投票中,被動員的也會是反對而非贊成該議案。只有不願面對當下時局現實之人,才會可笑得把中共動員說成是退聯議案通過的理由,因為如果中共真的有動員,他們先要解釋的,是反對的票數。

 

退聯成功,發起整場運動的退聯組當然應記一功,但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他們的角色其實非常被動。真正為退聯帶來曙光的,其實是學聯自身和其友好——是他們的有恃無恐,使學聯走上敗路:

 

一、抹黑失敗,光環不敵

退聯組出現之初,學聯勢力不以為然,只以一如既往的共諜論將退論組打為中共派來的奸細,以為憑藉重提2006年的中共退聯陰謀就能輕易地令眾人相信今次也是中共所為。他們失算的是,梁振英會公開批評《學苑》和《香港民族論》,為退聯組中的前《學苑》編輯王俊杰和李啟迪添上不亞於學聯的光環,共諜論不攻自破,使學聯此仗全敗。事實上,有留意網媒報導的都可能知道,李啟迪是在港視集會時喝止陳璟茵搞分組討論的人,他亦是佔領期間金鐘天橋事件的參加者,直接迫使「大會」開放大台。學聯對這樣的人使用抹黑戰術,當然只會有反效果。

 

更甚者,相對於在港大先後任《學苑》編輯和學生會幹事卻無甚顯著建樹的周永康,其《學苑》下莊製作〈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專輯,又出版了因梁振英而風靡一時的《香港民族論》,在港大學生眼中隨時更具個人魅力。歷遮打革命失敗和有線訪問事件,周永康的光環早已所餘無幾,而學聯另一港大代表梁麗幗又刻意在退聯一事上保持中立,實令學聯最擅長的光環戰術也起不到效果。

 

二、剛愎自用形象日深

學聯在遮打革命後期連番失敗,卻仍死攬只懂拖後腿的佔中三子和五方平台,早已在學界中埋下不滿情緒,認為學聯不理年輕勇武行動者的意願,自恃有hehe團死忠fans就不理民意,只跟一群無心戀戰的老屎忽共事。至周永康先被《有線新聞》指假意升級乃為證明升級無用,後被《明報》起底指家境富裕,學聯仍不好好正視自己形象插水問題,而只顧發動友好去批評相關報導,仍抱持報導學聯負面消息就是死罪的心理,可謂無藥可救。

朋友閱後建議配圖

朋友閱後建議配圖

退聯組出現後,學聯及其友好仍只顧放大退聯組理據的漏洞,一味指同學未了解清楚學聯架構,這自恃資訊較多就高高在上的姿態使學聯始終無法對準問題癥結所在——不是退聯組理據充份,而是你學聯犯眾憎。想睇犯眾憎者仆街,從來無需理性或充份的理由,大家要的,是心涼的感覺。

 

三、以為退聯需要理據,離地萬丈

也許學聯是真心覺得退聯需要充份理據,所以才只顧反駁退聯組的觀點。將舉證責任偷運到他人身上,可以是一種辯論技巧,但港大同學也不是愚蠢的,退聯組提出的退聯理據不充份,不等於有任何理據要港大學生會繼續留在學聯。只懂攻擊退聯組,而忽視說服港大同學接受讓學生會留在學聯的理據,反映的就是學聯及其友好那「港大學生會是學聯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的心態,彷彿在討論上轉嫁了舉證責任,自己就真的再無責任。

 

陳倩瑩那段罵退聯支持者「垃_圾」的言論,當然是為退聯一方送彈藥。撇開陳倩瑩本人政治手腕和智慧特別差劣、從來都是左膠一方的負資產這事實不談,其言論其實正反映了大部份學聯支持者真心抱持「退聯理據不充份就不應退聯」的思維。可惜一來道理上應是學聯提出充分的「留聯」理據,二來對投票者來說情感上這投票本身就是為學聯在遮打革命中的表現評分。不去了解投票結果的因由,而只抹黑、責罵退聯組和投票者,學聯及其友好明顯是至今仍未明真正死因。

 

四、高登魔咒(?)

不知影響有多大,但無須多講,重點是王俊杰請找數。
withdraw_HKFS2

 

退聯公投獲通過,可說是反傳統社運者的一次勝利,本土派自是樂見其成。如果學聯仍然不知悔改,繼續跟老鬼、傳統左翼和泛民過從甚密,以為可自恃資訊和論述能力打壓反對者,離其眾叛親離、被從內策反而解散之日,也許不遠矣。當然,早對學聯絕望的筆者,還是會繼續狙擊。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5/02/2015, in 香港大學學生會相關事件, 香港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Comments.

  1. 看了你說學聯轉物業的第二篇文章, 我覺得好有心機。 但沒有太大功用—對於所謂發展本土主義或將香港發展為一個民族。
    我看了d文件,只是一間中小企上下大資產的團體, 學聯不是依仗資產去發展其力量, 而是聯合你口中的泛民, 支聯會, 左翼等組織才發揮到大中華民主在野派的力量, 而這種力量有什麼作用? 籌款, 選舉, 建立名聲。。。 但從來都是做在野的事。
    一個這樣大的大中華民主派都進不到朝, 本土派的精神全放在他們身上其意義又有多大?
    如果係菁英主義者, 係咪思考如何進朝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