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的路徑依賴


(文藝復康會《自由瓜》)

 

遮打革命一役,見盡泛民社運產業鍊的迂腐無能,從空說不做的「佔中」,到為清場鋪路的「升級」,每一項自以為是的決策,都在消耗其所餘無幾的民心。至清場之後,大半年來的政治事件,從光復行動、退聯、遣返非法入境兒童、反「大媽」舞,到近日的批評張潤衡,這群人總是選擇與行動者敵對,接連鞭撻昔日作為其動員對象的所謂「網民」,實質是脫離群眾,將自己影響力散失歸咎於群眾的愚昧。

有洞察力者,或許都已漸看出這些總是站在道德高地去批判他人不道德的社運中人,立場如何前後不一。如一方面將退聯歸咎於契丹來港學生的動員,另一方面卻又批評本土派要求削減契丹學生學位的主張;一方面以「個別事件」為由為新移民騙取綜援、契丹遊客不文明行為開脫,另一方面卻又對行動者一次「搞喊細路」窮追猛打。立場之所以不一,原因很簡單,就是失去確切論述的他們,已漸漸變得單純以本土派或行動者的對立面作自我定位,是以在不斷找理由抨擊本土派的過程中,接連前後矛盾,曝露左膠之膠。

近年來本土派的興起,得力於網絡,特別是在港視集會和遮打革命後,傳統泛民和社運人士被網絡一代離棄,失去大部份的網上動員能力,本土派就更集中於透過網絡喚起對議題的關注,結果又往往能將相關議題變成社會討論焦點。如一簽多行、水貨走私、普教中、非法入境兒童、學聯角色與存廢等問題,全都因本土派和行動者在網絡上發表主張或動員而備受社會關注,反觀泛民和社運左翼近半年來反覆重提的,來來去去都只是政改和一把黃傘。在議題主導能力逐漸一面倒的情況下,無法適應新形勢而處於被動的左膠,只能以抨擊本土派來填補論述上的空白。

左膠之膠,一在自縛於弱勢邏輯卻又偏以直覺界定弱勢,二在口說群眾充權卻沉迷於領導群眾,三在無論如何失敗都不會懷疑是自己理論出錯,是以當本土思潮覺醒,群眾不再維護他們妄自定斷的弱勢時,他們就喪失一直以來的論述基礎;在理論先行卻永遠不肯承認現有理論出錯的情況下,左膠根本就無法再就變化急促的局勢提供有用的論述,結果只能重複「我要真普選」的口號和當本土派的永遠反對派。

我們常說左膠不會面對現實,若究其因,其實是一種路徑依賴。他們固封於既有的組織系統思維,在社交網絡出現後只將之視為現實的伸延和一個額外的同質動員工具,因為其群眾理論多年來始終是同一套。與時代脫節,付出因而逐漸不見成果,轉而念念不忘自己和「同路人」的付出之多,覺得自己有的是組織群眾的經驗,理應繼續領導,然後責怪群眾不了解自己多年來付出的努力,亦責怪漸得民心的本土派偷走自己辛苦建立的影響力,將自己的脫節詮釋為多年努力因本土派的出現而付諸流水。

順理成章,這詮釋亦為他們專挑本土派的對立面站提供了的一個充分的理由:要讓社運和群眾運動重回由他們帶領的「正確」方向,就必須阻止本土派煽動群眾。但在失去有效論述的情況下,一個對左膠來說如此充分的理由則諷刺地令他們即使變得被動跟隨本土派議題設定仍然繼續感覺良好。如果不明白筆者在說甚麼,看一看那左翼21導師區龍宇的這篇文章,就能明白他們對當下時局的思維。

但他們大概是不會醒來的,因為感覺良好的下一個結論是,自己的方向是正途,無愧於人,「不讓自己變成如敵人般低劣」,成就一己之道德。如此將組織群眾運動變質成尋求自我肯定的手段,往往就是不少左膠的下場。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16/07/2015,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