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註定被時代淘汰的溫和派,別讓它拉香港陪葬

同時刊於《輔仁媒體

source: 香港獨立媒體

source: 香港獨立媒體

市民篤魚彈演變成黑警出子彈,誰也始料不及。但由此刻起筆者可以預料到的是,待天一光,以泛民學者(如「佔中」三子)和立法會議員為首的溫和派就會爭相跟前線行動者割蓆,再加之以連番聲討、譴責。

 

這群在遮打革命期間屢次以個人地位、聲望、人脈和影響力阻止行動升級的溫和派,不但在「佔領中環」宣告失敗後逃避政治責任,更在過去一年繼續試圖以其影響力將香港困死於和理非路線。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佔中始作俑者戴耀廷至今仍厚顏無恥地提出甚麼立法會「雷動計劃」;而相對地沒那麼明顯的,就是各泛民學者在公共議題上越見活躍,盡力以學者身份為溫和派爭奪更多話語權。

 

遮打革命一役,已見證和理非路線的徹底失效,同時亦證明了傳統學生和社運組織都無法走出溫和派的牢固枷鎖。固步自封於徹底失效的溫和路線,妄想不斷重複同樣的方法會出現不同的結果,更試圖盡其影響力將勇武行動派邊緣化,這就是當下的泛民溫和派。

 

是次因政府打壓流動小販而引發的衝突,有人開始稱之為「魚蛋革命」(Fish Ball Revolution),我們從新聞片段中可看見,抗爭者面對黑警的公權力,已非一味挨打和僅用言語聲討,而是開始懂得正面還擊。對已摒棄和理非路線的人來說,這毫無疑問是一次行動上的進步,一個抗爭的里程碑;但在那群泛民溫和派眼中,這卻是破壞他們死守的和平抗爭原則,故必須割蓆、譴責,甚至主動向國家機器舉報的行為。

 

時代已告訴我們,面對中國和港共政權,溫和派死守的和平抗爭原則於香港已再無作用,否定這條拖香港後腳的路線乃應有之義。盲從失效和理非路線的溫和派,正因不肯面對自身的失敗而以其政治影響力打壓香港進一步的反抗行動,以道德的包裝拉香港陪葬。如今有勇武行動派率先捨身為香港人打破長年的和理非心理枷鎖,我們縱無同樣的勇氣站於最前線,最少也不能成為溫和派的同謀、否定勇武行動派的貢獻。

 

包括筆者在內,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同樣的覺悟,為香港捨身,但我們最少不能被新聞畫面的暴力蒙蔽,不能繼續接受溫和派的糖衣毒藥,不能再盲信和平抗爭會帶來出路。

 

最接近我們的敵人,往往不是暴政,不是公權力,而是我們自己那未敢激烈反抗暴政的心理枷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