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途決議文》是反對香港獨立的第一份投名狀

甩轆cap圖:
internal_determination

香港革新論的兩名作者和一群泛民政黨不知第幾梯隊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前途決議文》的東西,單是為曝光率而亂tag政治組織,間接老屈該些政治組織有份簽署,已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本來泛民中人扮本土以抽政治水的舉動,在連民建聯也說本土的當下已無討論價值,但既然今次來抽「自決」的水,筆者就解釋一下關於自決的基本概念。

 

民族自決在特定情況下可以讓一地域的人民或民族獨立,但民族自決權本身並不等於獨立權。基本上,一個地域的人民或民族需要是殖民地或受到政權打壓或壓迫,方有藉民族自決而獨立的權利。除此以外,一個國家內的民族有的,就只有那《香港前途決議文》提到的「內部自決」權利,英語即「internal self-determination」。

 

所言「內部自決」,意思是在不脫離原有宗主國的前提下行使自決權利,行使的結果不能影響宗主國的國土主權完整。之於香港,說內部自決,即等於在不脫離契丹、香港不會獨立成國的前提下進行自決。這比單提自決而不傾向任何結果更不堪,後者最多只是欠缺政治承擔,但說內部自決,等於從一開始就堅決否定香港獨立的可能性。

 

因此,這群《香港前途決議文》的發起人和聯署者,表面上順著大勢說「自決」,實質上卻先替契共殖民政權為香港人的自決權劃下界限和前提,不容許將來可能出現的自決有香港獨立的選項。背後的邏輯,就是認同香港為契丹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反對一切指香港乃契丹的殖民地,或受契丹壓迫的說法。

 

如此一份決議文,在香港民族黨成立,獨立已成一個政治議題的處境下,無疑是一份率先向殖民政權表明心跡,堅決反對香港獨立的投名狀。在香港政治光譜將會邁向統獨之爭的當下,這群聯署人比一直以來的親契派更快更直接地表明其對契丹殖民政權的擁護,就且觀這群統派政客的下場如何。

Advertisements

About quenthai

終於不再是大學生,男,自稱女性主義者,但腦袋充斥極右思想

Posted on 21/04/2016, in 香港政治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