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7

保良局訓練營事件:給抗爭學生的七點忠告

training camp

訓練營虐待學生,教畜縱容、護短多年,終不敵網絡的力量,如今暴行越揭越多,只是遲來的小小報應。但對各身受其害的中小學生來說,情況仍不樂觀,絕不能因有傳媒報導就覺得迫害將會停止。以下七點,是給各位懷有抗爭之心的中小學生的一點意見和忠告:

 

1. 最大敵人將不是訓練營,而是校譽、權威優先的教育從業員

事件焦點雖然是訓練營,但任誰都知道始作俑者是決定讓學生參加的每一所學校。如今爆大鑊,保良局訓練營名已開,最緊張的反而會是共犯身份仍未被廣為揭發的學校。可以預期,這些學校的教育從業員,會盡力進行「損害控制」,避免讓更多人知道自己牽涉其中。最直接的方法是利用其對學生的權威,嚴加封口,力圖隱瞞。因此,學生若要在事件中維護自己的權益,最大的敵人其實是各所學校的教育從業員。

 

2. 教育從業員的軟硬兼施,是學生兇險的困局

教育從業員,往往可藉教師「循循善誘」的姿態,大條道理對學生行使權力。無理懲罰打壓自是不在話下;以「關心」為名所施加的壓力,卻隨時可以是更可怕的迫害:利用社工召見、通知家長等方法,向學生植入他是「問題學生」的意識和形象,甚至煽動朋輩孤立,是極為卑鄙卻不乏見的手段。對教育從業員來說,不聽話的學生是麻煩製造者,較有良心的會選擇應付,但更多的會選擇對付。打算在訓練營事件中抗爭的學生,要做好心理準備面對上述困局。

 

3. 學校的最大弱點:校譽

學生與學校的權力永不對等,對學生行使權力是教育從業員賴以出糧維生的工作一部份。在香港的教育政策下,從業年資越久,飯碗越穩,越不受市場壓力。盈利、市場佔有率等商業概念對大部份學校來說並不相關。既不求利,自然求名。聲譽往往是學校最看重的一環,是故「影響校譽」在很多學校裡都是違反校規的理由。但破壞容易建設難的道理,對此一樣適用。一旦因負面事件而成為網絡焦點或上報,對教育從業員和學校都會是最大的打擊,這種打擊,通常都比學生所想像的更嚴重,可謂學校的罩門所在。

 

4. 當心「家校合作,息事寧人」

學校和家長,兩種最能對學生直接行使權力的人,一旦站在同一陣線,學生的處境便會最為不利。就是次事件來說,涉事學校必然會盡力以「子女利益」為藉口,說服家長息事寧人,甚至合作阻止學生進一步揭發事件。以未成年人士的處境、資源和能力,基本上難以與此抗衡,只能盡力避免上述的合作發生。

 

5. 必須對與教育界關係密切的傳媒提高警剔

雖然上報可能是部份抗爭學生的短期目標,但應留意即使上報,傳媒和記者都不一定站在學生的一方。「年輕就是原罪」,老屎忽無處不在,學校最常訂閱、設有校園版的報章,更有理由與學校一同站在「教育者」的一方,壓迫學生。因此,抗爭學生接受傳媒訪問前,要考慮其對學生事件的取向,並應存有戒心。

 

6. 認清慈善、教育、政治三界共犯結構,不可輕敵

訓練營作惡多年,如今才被揭發,其實反映了既得利益者的共犯關係。保良局是香港最大的慈善機構兼辦學團體之一,相應界別中沒有甚麼人會特意去得罪它們。考慮到教師在過往香港政治中的角色,一眾議員政客亦不會隨便挑戰教育界的既得利益(很多時就是聲譽)。學生爭取權益,面對的是一個如此龐大的利益共犯結構,是故在是次事件中,即使暫時處於輿論上風,亦絕不可掉以輕心;對方有人力和資源,隨時反擊。

 

7. 不可輕信傳統政黨

考慮到前述利益關係,抗爭學生在尋求政治人物協助時,必須份外小心,特別是傳統政黨,與教育界關係匪淺(教協和民主黨就是最好的例子),不見得會全心幫助學生。相對來說,新興政黨較少這方面的包伏,但它們是否有資源和影響力以提供實質協助,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