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系列編集引言

因今屆香港大學學生會用三十萬發聲明,加上會長其後的低能解釋,令筆者又再度回歸致敬抽水系列。回看以往幾年,基本上每逢下學期學生會選舉前後都總會有事發生。與陳一諤相關的鬧了(最少)兩年,去年又有副會長蕭健滔因醜聞辭職,今年的幹事會高票當選了,卻又鬧出一個登報的笑話,彷彿冥冥中自有主宰,要這個香港大學學生會不得安寧 (當然就我個人來說也不想它安寧,安息倒是不介意)。

事實上,致敬系列的出現,以致我如此討厭港大學生會,全都由陳一諤事件開始。先此聲明,我由他當選之前已是他的支持者,更勉強算是他助選團的一員,直到鬧出六四風波,再到他被罷免下台,我的立場始終沒變。我明知他背後有親中勢力支持,但我仍幫助他,是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純粹是基於看到他那些在學生組織內擁有影響力的政敵的卑鄙手段才會插手,而這些我認為是卑鄙的手段接二連三的出現,只令我的立場更為堅定。

這個開始就是《學苑》一篇選舉特刊,報導多年來唯一一次的「撼莊」(即有多於一內閣參選,競逐同一職位),立場卻極為偏頗。由於陳一諤當年的對手內閣中的候選內務副會長正是剛卸任的《學苑》總編輯,故令很多人懷疑該報導別有用心。這正是致敬系列的開端──《向學苑致敬》的由來。

陳一諤事件並不始於他的六四言論,而是早於他仍在醞釀參選時已然開始。那個開始與親中勢力介入「傾莊」過程有關,詳情我也不清楚──我其實也只是一個中途加入的人而已,雖然比大部份的人要早一點。

到現在我對陳一諤事件的立場仍然不變,那不只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六四問題,而是牽涉了更多學生會內部權力鬥爭的一連串事件,這些事件早在他當選前已經開始了。他的下台並非純粹是由於他的失言和六四立場──當然我不能否認這是個重要原因──同時也是其政敵無所不用其極地煽動民意和扭曲制度的結果。

當然我這樣說會有很多人不同意,但反正誰對誰錯也不重要,我重提這些往事,只是為了讓「致敬」系列補充一些背景資料和寫作動機。你可以對陳一諤的政治立場大肆批評,現在這已與我無關 (雖然我們仍是朋友,雖則政見完全不同),但我還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說:沒有陳一諤,就沒有這個「致敬」系列。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